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北京pk10 pk10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10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 pk10开奖记录 www.chjszp.net北京pk10开奖直播 pk10开奖 北京赛车pk10直播 pk10开奖直播 北京赛车pk10开奖 北京pk拾 pk拾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拾 北京赛车pk拾开奖直播 pk拾开奖记录 北京pk拾开奖直播 pk拾开奖 北京赛车pk拾直播 pk拾开奖直播 北京赛车pk拾开奖

Baidu

一大波恐怖故事来袭!鬼故事短篇超吓人全网推荐:小故事大全
热门搜索:附身 不迟 活该 怨念 自作自受 照镜子 水库 不许 艳遇 谁是

医院鬼故事

当前位置:恐怖故事 > 医院鬼故事 >

那个女人的声音

来源: 作者:校园天才医生 发布时间:2017-07-09 16:07 浏览:

我是确实听到那个女人的声音的。

大概就是几天前的一个晚上,我百无聊赖的在家里打游戏,我的好朋友晓泽待在医院里陪他的妈妈,他的妈妈前几天因为生病住院了,他爸又出差了,晓泽只能默默地陪着他妈妈。

估计是因为无聊或是乏味,他给我打电话,我耐住性子,关掉游戏,天南海北的和他闲扯了起来,具体内容大概是什么已经忘却了,也许真的并不是什么有用的话,就在我走了会神的时候我似乎听到晓泽的声音还伴随着另外一个轻微的女人的声音。

我以为是他妈妈醒了,就对他说:“你妈妈醒了,快去看看她吧,要不不聊了。”他让我稍等一会,一会又跟我说:“你耳朵可真灵啊,隔着一道墙你都听见我妈那么微弱的声音了,我怕吵到我妈,特地悄悄在走廊里打,这静悄悄的,还有点冷呢。”

什么?!那声音明明就是从和晓泽在一个很近的范围里发出来的,我说:“走廊里有人吗?”

他说:“没有,半夜里人们都基本睡了,我这单人间病房周围也没什么人的。”

“怎么可能,这这么静,掉根针都能听见。”

突然又传来一阵很短促又很尖锐的金属掉落的声音,确实很像是针。

“你听到了吗,真的有针。”

“有你妹的针,这只有我。”

那个声音还在不断的,像是在耳边小声的叨叨着。我让晓泽先休息,我继续打游戏了,但那个声音似乎挥之不去,像是耳鸣了一样,我关了游戏那声音竟然更清晰了,但我还是无法得知她话里的内容。

我又给晓泽打了个电话,那个声音又回来了,更加急促,我对晓泽说:“你在哪个医院,我去找你,我好像耳鸣了,我总听到从你电话里发出来的那个女人的声音,我想去看看你那有没有什么古怪的地方。”

晓泽本想骂我几句,但估计是因为无聊确实想找个人,就告诉我那个医院和他那个病房的具体位置。

我匆忙穿上衣服,从外面拦了一辆出租车,到了一条街的时候,前面居然堵车了,这都晚上了,怎么还堵车,我暗暗骂了一句,眼睛不经意间看了窗外一眼,看到一个美女,那个美女长发飘飘的,但只看到背影,我心想,这么漂亮的背影,要么是女鬼要么是背影杀手,但她路过路灯的时候又有影子,应该是个人吧,我也无暇看美女了,那个声音虽然衰微了,但我耳边却还有声音。

到了医院,晓泽正在走廊里玩手机游戏,见我来了,收起了手机,走到我这悄悄对我说:“其实不骗你,我刚才跟你聊天的时候听到你那里有声音,本以为你在和你旁边的人说话,但你没有搭她一句话,我就感觉奇怪了,但一想你小子这么花心,估计又是新交的女朋友,我就不感到奇怪了。”

我顾不上回他这不正经的话,却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样子走进了房间,等等,这不是刚才路灯下的那个女人吗,她怎么这么快,我坐出租车五分钟才到这,她这么快就来了,还换了一身护士装,她是护士?我问晓泽:“这女的是来干什么的?”

“她啊,护士啊,给我妈换药的护士,长的还可以,怎么你看上她了?”

“她是第一次来?”

“几分钟前她还给我妈拿了点药进来呢。”什么?!

我越想越后怕,这个女人有问题,我拽着晓泽轻轻走进了病房,那个女人正在娴熟的给晓泽他妈妈换药,我则打量着她的样子,总感觉哪里怪怪的但是又说不出来。

她问我们还有什么别的事吗,晓泽正想让她留个联系方式,我打断了他们,让这个护士赶紧离开,那个护士竟然朝着我冷冷一笑,走了。那笑那么渗人,说不出的恐怖,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但从衣服肤色什么的,她又和恐怖的东西挂不上钩。

护士走了以后,我对晓泽说:“你也饿了吧,我在这守会儿,你去外面买点吃的吧,有剩余的就给我带点回来,我刚才光玩游戏了,饿了。”晓泽点了点头,穿上外套出去了。

我跟晓泽妈聊了几句,就把手机调成静音,兀自玩起了手机游戏,不一会便困了,但晓泽还没回来,我就趴在床边睡着了,迷迷糊糊之间我听到有门看的声音,我微微睁眼,是那个护士,我精神顿时就上来了,想监督她看她会不会做什么别的事情,却突然没有了力气,感觉有人在我耳边跟我小声呢喃。

但是,没有人说话呼出来的热气!那声音感觉像是从空气中传来的,这么恐怖的事情我本来是应该吓的站起来的,却居然沉沉的睡去了,像是接受到命令了一样,就这样睡去了。

我醒过来的时候,晓泽提着东西进来了,我刚想站起来,却看见他放下东西,猛地站到病床前,用手使劲掐住他妈妈的脖子,他妈妈没力气喊了,只能呜呜的发言,我愣住了,马上站了起来,上去阻止他。

他猛的把我推到一边去了,平时晓泽劲可没这么大,我顾不得这些,和晓泽扭打了起来,晓泽从他提的东西了拿出一把剪刀朝我刺了过来,动作并不算太快,我本来是可以躲开的,但却突然没了力气,恍惚看到他的剪刀刺到我的心脏那,他身后站着那个护士。

我话也没力气说了,倒在了地上,不一会儿就没知觉了。

第二天我被人们的说话声音吵醒了,我在走廊里的长椅上睡着了,我摸了摸自己的心脏那里,完好无损,看来是做了一场梦,然后我看到晓泽病房里站着很多人,还有穿警服的人,我赶忙跑到里面,看到晓泽他妈已经停止了呼吸,面目狰狞的死相,晓泽倒在血泊里,胸口处插着剪刀,就是昨晚那把,被杀的人不是我,是他,难道,昨晚我梦游把他们杀了?

警察正在调查指纹,现场竟然没有留下脚印,那么近的距离里扎到人的心脏,脚的范围应该在血泊范围内的,真是奇了,突然那个护士带着警察朝我过来,指认我说我昨晚和晓泽吵起来了,杀人的可能性很大,我还没反驳什么就被带走了。

警局里,我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却突然看见做笔录的那个女警察,那么的眼熟,不是面目狰狞的她吗?唉,看来我是躲不过这一劫了。

本故事独家授权【恐怖故事网】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打开浏览器搜索【恐怖故事网】

(恐怖故事网:www.kb54.com
上一篇:医院里的怪事
下一篇:无抑之爱
恐怖分类
相关恐怖故事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