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北京pk10 pk10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10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 pk10开奖记录 www.chjszp.net北京pk10开奖直播 pk10开奖 北京赛车pk10直播 pk10开奖直播 北京赛车pk10开奖 北京pk拾 pk拾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拾 北京赛车pk拾开奖直播 pk拾开奖记录 北京pk拾开奖直播 pk拾开奖 北京赛车pk拾直播 pk拾开奖直播 北京赛车pk拾开奖

Baidu

一大波恐怖故事来袭!鬼故事短篇超吓人全网推荐:小故事大全
热门搜索:附身 不迟 活该 怨念 自作自受 照镜子 水库 不许 艳遇 谁是

校园鬼故事

当前位置:恐怖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此生有你,花谢无期

来源: 作者:苏婼一 发布时间:2017-07-30 23:41 浏览:

樱花雨下流年追影,昏黄的拉长身影。

酒店里女子欣长的身影,柔和美好,而后是一声良久的叹息。

我在这里了,北寒,你在哪。

林若汐是普通家庭里的独女,父母虽然只是工薪阶层,但生活也算宽裕。

而她,从小就是别人口中的孩子,学习刻苦,虽然成绩不是出类拔萃,但从来不用别人操心。

中考凭借着良好的基础,轻轻松松便拿到了一中的录取书。

报到那天,她择了一条白色连衣裙,淡淡的碎花装饰,清丽而有朝气。

她拿着录取通知书,走进了教室,人还没来齐,依着习惯,她在靠窗的位置坐下,托着下巴,目光懒懒的四处游走。

一抹身影撞进她的视线。

白T,黑色的七分裤,反戴的帽子,是他一贯的装束。

她讶异,他怎么能进一中。

陈北寒是他初中的同桌,前后桌,二人还一住在同一个小区一起拼车,弯弯绕绕,数不清的缘分。

初一初二是他还是一个小男孩,听任老师的话,按时做作业,成绩甚至总在她之上。

而初三所谓的叛逆,让他一改从前,不学习,不听课,爱玩,上课打游戏,早恋,所有叛逆期的劣习,都在他身上能找到。

作为他的革命战友,她多次劝他,说你会后悔的,而后无疾而终。

她看着他一点点便糟糕,心里难过,却无可奈何。

是了,他的女朋友都不在乎,而她又算什么呢,好朋友?他有他可以彻夜长谈的女闺蜜,她呢,什么也不是。

不难猜,她喜欢他,许是在他替她带作业的那一天起,许是在晚读他给她唱歌的那一刻起,可是这个他永远不会知道。

她有一个闺蜜,初一便相识,两人性格相像,她发现她喜欢陈北寒早在她之前。

正巧,陈北寒也喜欢她,二人顺理成章的在一起,这中间林若汐当的是传信人,如果没有她,陈北寒估计永远不会知道。因为她们两一样倔强,一样的深藏心思。

早恋总是无疾而终,老师父母的压力下,两人走向了十字路口,她撒了手,他也不在纠缠。

说不开心是假的,林若汐心底是高兴的。

可是她还是不敢说,暗夜里的思念疯长。

墨色晕染,夜空中的点点星光都知道她的心思。

她掩饰的很好,有时候,他会打趣的问她,你有没有喜欢我?她总能脸不红心不跳的反驳道:你那么丑,谁会喜欢。

她总是对他装作漠不关心,保持距离,不远不近,不咸不淡,却在听到他又有女朋友的时候,攥紧了手。

而后依旧不咸不淡问:"你怎么和她在一起啦?"她喜欢我,是她追的我,我不开心的时候,她都在,我不想让她伤心。"

"你喜欢她?""不喜欢啊"轻描淡写,是他一贯的口气。

"那你还和他在一起?"林若汐是震惊,是心疼。

"我不会让她知道的"

末了,便是长长的寂静,她再一次失去了他,因为勇气。

初三的日子忙碌,埋头在题海里,对于他,也不再去管,只是每每闲下来的时候,看着他们,心底泛起苦涩。

她想着中考结束,他与她天各一方,他的成绩注定上不了一中,这是一种解脱,一种重新开始。

思绪翻滚成灾,两个月的暑假,她已经渐渐习惯不再去想他。

目光停在他身上,久久不愿意离开。

他朝着中外合资的班级走去,在他拾级而上的时候,许是感应到她灼热的目光,回头,望着他,抽出放在口袋里的手,朝她挥了挥,而她淡淡的报以微微一笑。

她听说他分手了,她听说他整个暑假都和他的女闺蜜聊的开心,她听说他暑假去了香港。

他的消息像是刻意传给她一般,越是不在意,消息越是渗进她的世界。

他家里是做生意的,为了他念书,应当也交了不少钱,否则他怎么会出现在一中。

压制了两个月的小心思,在见到他的那一刻悉数被勾起。

眼里闪过一帧又一帧画面,他们的争执,他们一起玩闹,他骂她笨,她笑他傻,千万瞬的记忆只有与他的最美好。

她望着窗外苦笑,高中三年还是不要互相打扰,桥归桥,路归路,他们就像两条平行线,一起走,却不能手拉手。

开学前两个星期,他们除了见面时的礼貌,便再无交集,只有她知道,她尽量待在教室不出去。

她像只刺猬蜷缩在一方小小的天地,害怕伤害,害怕把自己暴露在外,她想,如此也挺好的。

奈何,他似乎有意保持二人关系,时不时来找她。

有时,喊她一起去食堂,有时,仅仅只是拉她去玩。

她开心可以靠近他却又苦恼着靠近。

她很乱,脑子里繁杂却又不知所措,就这样迷迷糊糊过了高一。

高二,学校组织去看樱花,踩着春天的尾巴,踏进樱花雨下,纷纷扬扬,散落肩头。

他在树下,用相机留下一张张的剪影。

修长手指,干净的皮肤,深深烙在她心头,借着拍樱花的机会,她的手机内存里都是他。

那个下午仿佛一个世纪般冗长,她多希望时光暂停,他望着樱花,她望着他。

她在樱花树下许愿低喃:有朝一日,可否同他在德国波恩樱花大街上携手同行。

金乌西沉,返程的时间在大家的磨蹭和不情愿下到来。

"走吧"他轻唤。

返程途中,他坐在她的身侧,晚霞投出的最后一点光芒,照着她些许倦怠的眼神。

"你有没有想去的地方啊?"他歪过头问。

"有啊,德国波恩"她顺口道,其实她想去的地方是法国巴黎,但是如今她更想看他在樱花雨下如画一般安逸。

"哦,长大以后,我陪你去吧,反正我也想去看看那樱花大道"他勾唇,道。

"那你一定要遵守诺言哦,可别忘了,不过呀,说不定我那会有男朋友了呢。"她俏皮道,我希望那个人是你。

"不会啦,谁敢要你啊,躲都来不及,又笨还路痴。"他撅了噘嘴笃定道。

"哼,那可不一定,追我的人可多了呢。"

一言一语的斗嘴,林若汐昏昏沉沉的靠在椅背上睡熟了。

身侧的人满眼温柔,你真的不懂吗。

高二期末考结束,林若汐开心的振臂高呼,沉重的学业总算可以悄悄放松。

晚上归家,陈北寒破天荒打来了电话,她喝了口水,接起来。

"喂,怎么啦?"

"我跟你说啊,高三我可能不在一中了。"

"为什么啊?你要转学了?你在这学的不是还可以吗?"

"你别急,听我说,你也知道,我们这个班是中外合资,我这次考的还不错,高三估计要出国了,我…"

"不错啊,恭喜你。"林若汐咬着下唇,心底化了一片,眼底泛潮。

高三开学,经过他教室窗前习惯性看了看,才恍然他出国了,真的离开这个城市,离开这个有他的气息的地方。

最后一年,她封闭起自己,不闻不听外界一切消息,她要考的好,去德国,走一走他答应要陪她一起走的大街。

一年的苦拼,最终如愿以偿。

她考上了德国波恩大学。

而现如今的他在常青藤大学深造,与她隔着山海。

他们只在网络上保持联系,说好的一起逛波恩樱花大街不再被提起。

趁着黄昏最后一点余光,一席粉色长裙,踏上樱花大街。

裹着凉风,伴着樱花香气,簌簌花落。

她抱臂站在街头,闻着馨香,心情舒缓。

"我来了。"一枝完整的樱花枝丫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熟悉的嗓音在耳畔响起。

她惊讶回身,不再顾忌其它,紧紧抱住了他,思念泛滥成灾。

"其实,我一直一直喜欢你。"

"我…我也是。"

十指紧扣,携手在这樱花大街。

樱花花期虽短,但只要有你在,花谢无期。

本故事独家授权【恐怖故事网】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打开浏览器搜索【恐怖故事网】

(恐怖故事网:www.kb54.com
上一篇:还我假发
下一篇:记忆长廊
恐怖分类
相关恐怖故事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