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北京pk10 pk10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10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 pk10开奖记录 www.chjszp.net北京pk10开奖直播 pk10开奖 北京赛车pk10直播 pk10开奖直播 北京赛车pk10开奖 北京pk拾 pk拾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拾 北京赛车pk拾开奖直播 pk拾开奖记录 北京pk拾开奖直播 pk拾开奖 北京赛车pk拾直播 pk拾开奖直播 北京赛车pk拾开奖

Baidu

一大波恐怖故事来袭!鬼故事短篇超吓人全网推荐:小故事大全
热门搜索:附身 不迟 活该 自作自受 怨念 照镜子 水库 不许 艳遇 谁是

乡村鬼故事

当前位置:恐怖故事 > 乡村鬼故事 >

妖魅

来源: 作者:夏日的微风 发布时间:2017-08-01 08:01 浏览:

一书生进京赶考,路过山路,忽然看到在山路间一位道士摸样的老头,竟然在追一年轻女子。

年轻女子一身白衣,十七八岁,皮肤雪白,容貌姣好,行跑间眉眼下垂,可怜巴巴,忽见书生,痛苦着哭泣哀叫道:“救命啊……救命……这老头要杀了我……”

还没等年轻女子说完话,老头把年轻女子一把按在大石头上,抽出一把锋利的尖刀就要剖取心肝。

书生一看老头面目丑陋,凶神恶煞,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心中也不害怕,心想有理走遍天下,大喝道:“住手!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杀一位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好你个贼老头!走!跟我去官府!”

书生胆子其大,拉着老头的手就要去官府,结果在拉扯下,白衣女子快速逃脱,转移间钻入山间不见了。

书生其实只是吓吓老头,想要趁机让白衣女子逃走,现在看到白衣女子逃走,面露微笑,这才满足。

老头一看白衣女人早已不见踪影,在原地狠狠一个跺脚,指着书生唾骂道:“好你个书生,今天你坏了我的大事!”

书生哼哼一声,回道:“好你个老头,我是坏了你的杀人大事 吧,你这个老头,老了不在家中养老却还做这般见不得人的事,你羞不羞!”

“哼,老夫乃清风观王真人,刚才那女子绝非寻常人家的女子,乃是槐树精精魅所化。”

书生不信鬼神,自然不相信,道:“你就吹吧老头,槐树怎么可能变换成精呢。”

“你没有听说过树老成精吗。”

书生听王真人这么一说,在老家的时候的确听人这么说过,这树木成精,一般要百年大树,而且要五大鬼树,柳树 、桑树 、槐树、 大叶杨 、苦楝,这五种树不能栽种在院子里,南柯一梦中也是睡在大槐树下做梦的。

“你倒是给我说说那女子是如何成精的?”

书生这才仔细一看这位老头,这位老头却非寻常老头,他穿着一身道袍,胸前有一个八卦图案,腰间还挂着铃铛,胸前斜挂一个布袋,背上还背了一把桃木剑。

“那女子是一颗百年老槐树,按理说就算是老槐树成精,也没这么快变换成人形,可是那女子迷杀了一百多男子,起初的时候,她把男子迷倒她的树下与她欢好,因为吸取男子的精丨液太多,年久通精,幻化为一位妙龄少女,之前她正与一位男子在屋中办事,被我撞见,我斩掉了她的头,元神逃脱,必须取其心脏才能至死,刚才你坏我大事,后患无穷啊。”

书生听后脸都吓白了,浑身颤抖道:“真的吗?”

王真人瞪了书生一眼,道:“哼,这精魅凶残,你别以为你救了她一命,她就会报答于你,反之还会找上你跟你欢好,你也别以为你飞来艳福,等你和她欢好之后,你将会变成一位白发老翁,不出三日便会暴毙而亡,这人的精气神都被吸干了,也没什么好活的了,你还是好之为之吧。”

说完王真人掉头就走,这可把书生给吓坏了,慌忙挡住王真人的去路,跪下道:“道长求你了,大人不记小人过,你救我一命吧,之前我不知道你在捉妖。”

王真人看书生可怜巴巴,叹了一口气道:“这精魅十日后便会找上你,与你欢好,你就假装与她欢好就是。”

书生一听苦着脸道:“道长你这说的什么话,你不都说了,和她欢好的男子都会丧命,我哪还敢啊。”

王真人恩了一声,附耳在书生面前一说,书生点了点头。

书生忐忑和王真人分别后继续赶路了。

不过在这十天里,他总担心那位女子会忽然出现在她面前找上他,强迫与她欢好,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条小命就没了。

就这样忐忑的过了十日后,白衣女子果然找上了书生。

那日书生住在一家小店,夜晚洗漱后,正准备脱衣睡觉,忽然门吱嘎一声响了。

“谁!”

书生怕极了,一声大吼。

“公子是我啊。”

白衣女子踏着小碎步走进书生的房间,一脸捂嘴娇笑,摸样好看极了。

书生几乎看呆了,也不转眼,可是又突然想起王真人的话,退后两步道:“你赶紧出去,我已知道你是个妖魅与人欢好,吸人精元,伤人性命,我书生虽穷,但绝不可能与你做苟且之事。”

“公子你误会了,公子你听我说,我叫小雅,的确是槐树变换的精魅,那日道长要杀我,是你救了我,我感激你都来不及,再说了我已发誓从今以后不在害人,今日来见你是要感谢你的,小雅也仰慕公子,希望从今以后我们以书为伴。”

白衣女人坐下之后,并无不规矩的举动,反而跟书生谈古论今,很有学问。

书生见其妖媚都这么有学问,便坐下来与她讨论,警戒之心慢慢放松下来。

到了子时的时候,天越发黑沉,书生也来了睡意,这时候白衣女子朝着书生口吐白雾,书生双眼一闭晕死过去。

白衣女人一看书生晕了过去,嘴角一撇,直接把书生扛上了床,然后脱其衣服,没多一会就把书生全身脱个精光。

白衣女人看着书生年轻的身材,哈喇子直流,正欲之欢好,书生却一把按住白衣女子,抽出王真人送他的降魔杵一把扎进女人的心脏。

在降魔杵刺入白衣女人的胸口时,白衣女人还故作可怜巴巴的样子,眼里掉了几颗泪。

不过王真人早就对他有所忠告,白衣女人会有所求饶,希望你放她一命,你千万不要上当,直接刺入心脏即可。

书生一想,我若像上次放过她,犹如放虎归山,我都救了她,她都不念其好,对其他人不是会更残忍。

王真人也说过,放虎归山留后患,不知道沼泽山林中又有多少麋鹿的生命要丧在它的口中啊!也就是所诵一家哭泣哪能比得上一方人受害吧。姑息宽容那些贪官污吏,自以为积了阴德,人们也称道他忠厚;而穷苦的百姓卖掉儿女、赔上妻子,都不想上一想,这样的长者又有什么用呢?

“哼,去死吧~”

书生心意已决,降魔杵狠狠刺下,白衣女子惨叫一声,化为一缕青烟。

(完)

本故事独家授权【恐怖故事网】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打开浏览器搜索【恐怖故事网】

(恐怖故事网:www.kb54.com
上一篇:镰刀杀人
下一篇:阴阳脸
恐怖分类
图文恐怖故事
相关恐怖故事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