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北京pk10 pk10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10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 pk10开奖记录 www.chjszp.net北京pk10开奖直播 pk10开奖 北京赛车pk10直播 pk10开奖直播 北京赛车pk10开奖 北京pk拾 pk拾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拾 北京赛车pk拾开奖直播 pk拾开奖记录 北京pk拾开奖直播 pk拾开奖 北京赛车pk拾直播 pk拾开奖直播 北京赛车pk拾开奖

Baidu

一大波恐怖故事来袭!鬼故事短篇超吓人全网推荐:小故事大全
热门搜索:附身 不迟 活该 自作自受 怨念 照镜子 水库 不许 艳遇 谁是

乡村鬼故事

当前位置:恐怖故事 > 乡村鬼故事 >

槐树下

来源: 作者:凉澄 发布时间:2017-07-31 23:00 浏览:

抗美援朝后,那寸土尽是红色的血,尸体有不完整有完整的,除了那遍地的红色,不远处那几株老槐树,上面挂满了女人的尸体,听说她们死前,是村里的慰安妇,死后被村里人厌恶用杀猪刀砍死后又吊在这老槐树上。

我的外祖母,一直感叹这件事,她对此只有满满的气愤,不是因为那些死去的灵魂,她说:“作孽啊,再怎么残害她们,怎么可以在老槐树那里,血浸入树根,老槐树是通灵的,作孽啊。”

村里人都认为祖母疯了,对此置之不理,我们村里一个老汉听说了这件事待在家中就是三天,路过的人看着他,不吃不喝不出门就是在一尊玉佛面前念叨着。

迷信,迷信。我看见这些事情,只能摆头不理。

经历过战争的洗礼,村民们自以为变得高等,我听着外祖母的抱怨,内心涌起抗议,杀了村子里一样的人,配得上高等。连畜生都不如的我们,还每天活在享受之中。

外祖母递给我装酱油的空瓶子,叫我去老槐树过去转角口张老二那里弄一瓶酱油。我不情愿地去了,谁想看那张猴子色眯眯的模样。

“南柯啊,记住路过老槐树的时候一定要埋头走,不然会被勾去灵魂。”

“知道了,祖母唠叨。”我吐了吐舌头,便出发了。很快我走到了老槐树下,一只黑色的乌鸦望着我,那双眼睛阴森森的,看得我瘆人。

我埋头苦走,抱着怀里的酱油瓶,然后不小心撞到了什么,硬的我他、想怒吼一声:MMP。我抬头的那一瞬间,眼前却什么也没有。

那乌鸦也不在了枝头,突然感到那种瘆人的恐怖,我开始瞎跑,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我竟然跑出了村外。村外的那片土地,还是红色的。

这么些年,下了无数场大雨却洗刷不净那泥土的颜色。

再往村里一望,那几棵老槐树从挺拔慢慢弯曲像手指一样半弯曲着。我以为我花了眼,不论擦了多久的眼睛,那发生的还是没有回归原样。

吓得我退后了三步,却踩到了一个绊脚的东西,我往下一看。

就立即大声尖叫,那是一只白色的骨手,半弯曲着,就像老槐树。

我丢下了怀里的瓶子,不管周围的一切,冲回了家。

“祖母!祖母!”我每一个房间都到处寻找,终于在爸爸妈妈的房间中找到了正在缝制围巾的祖母。

“南柯,你回来了。我在...”

她看着我脸色苍白,停顿了一会,就赶紧关上了大门,直视着我。

“是不是遇见不干净的东西了,是什么?”

我吓坏了,就结结巴巴的,半天吐不清楚。

“是手,乌鸦还有弯曲的槐树。那不是手,是骨头。”我本来低着头,突然看着祖母,瞳孔无限放大,我看见了,那是,“是人的骨头,一只白色的骨手。”

祖母沉默了,她向大厅走去,我跟在她后面。

“报应,杀人是犯法的。报应。可是老天爷,我孙女有什么错,你为何捉弄她,报应啊。”

祖母边说着报应便击打着自己的腿,我只能在旁瑟瑟发抖。

“南柯,走。和我去祭拜那些孤灵。”

祖母带着我来到了老槐树下,那些树不再弯曲着枝干,而是挺拔。不知道何时,阳光竟然漏了出来。

我看着外祖母又打量着老槐树,不知道要干什么。

“芳啊~”

听着外祖母叫出的名字,我并不疑惑,那是当年慰安妇的代表,芳姐姐。

“芳姐姐?外祖母,是芳姐姐?”我不再害怕,而是激动。当年我还年幼,只能眼看着芳姐姐和另外几个姐姐被杀死然后吊在树上,那给我的童年造成了极大伤害。我的芳姐姐,那么善良,我被酒鬼父亲毒打时,她为我遮挡。

“丫头,过来,来看看。这些畜生所做的一切。”

外祖母气愤之极,她看着离我们最近的枝干,我记得那是芳姐姐被吊的地方。

“老槐树通灵,当年事情发生后,第二天她们的身体便不在那树上平稳的放在树下。他们不信,老槐树的传说。想那些美国军人想要杀了我们的时候,为什么会横死在这片土地。这么多年土地不变红色。这些都是因为树根被浸透了,连最纯净的雨水也洗不尽了。”

“南柯,你...”

祖母还没说完,那把刀已经刺透了她的心脏。

她瞪大了眼睛,血红的丝充满了眼珠。就那样,祖母再也没有起来。

“祖母?”看着祖母突来的死亡,我惊慌,我害怕,我害怕。

“是谁,滚出来。是谁啊!”

老槐树再一次弯曲,这一次竟然向我伸出,我被老槐树的枝干卷起来,它用力的挤压我的内脏,我就快要血爆。

我死了,鲜血溅的到处都是,那边土地变得更红了。

“南柯醒醒,南柯。”

祖母的声音,在我耳边回响。我睁不开眼睛,我死了是和祖母一起堕入地狱了吗?

“南柯,南柯。”张老二的声音也出现了,我猛地睁开。却发现我竟然倒在村里的槐树下。

半天都没有缓过头来,祖母解释:“你昏倒了,是张老二发现的。南柯你是不是看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看着祖母担忧的神色我一下哭出声,“祖母,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你被刀给杀死,我被村口外的那槐树勒死。就像...”

我还没说完,因为说不下去了,我的哭声颜沫了所有的话。祖母抱着我,知道我想说什么,那些死法就和那年她们一模一样。

“南柯,这是个梦,别怕,祖母还在。好孩子。等祖母去给你弄点好吃的。好好休息吧。”

我听着祖母的话,是觉得眼袋越来越重,便倒在床上。

听着祖母出去了,我突然睁开眼睛再也睡不着了。

床上,可我不是在村内的槐树下吗?怎么可能一下回到床上。

在同时,村外的老槐树枝干上多了两具尸体,近看。

不就是我和祖母吗?

老槐树的叶子被风吹的沙沙响,我和外祖母的身体被挂在树上,也随着风动着。

而在我家里,我不敢看着外祖母那慈祥的目光,手不听使唤的抖动,捧着那碗汤圆,不知道是吃还是不吃。

本故事独家授权【恐怖故事网】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打开浏览器搜索【恐怖故事网】

(恐怖故事网:www.kb54.com
上一篇:吃蛇
下一篇:山路替身
恐怖分类
图文恐怖故事
相关恐怖故事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