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北京pk10 pk10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10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 pk10开奖记录 www.chjszp.net北京pk10开奖直播 pk10开奖 北京赛车pk10直播 pk10开奖直播 北京赛车pk10开奖 北京pk拾 pk拾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拾 北京赛车pk拾开奖直播 pk拾开奖记录 北京pk拾开奖直播 pk拾开奖 北京赛车pk拾直播 pk拾开奖直播 北京赛车pk拾开奖

Baidu

一大波恐怖故事来袭!鬼故事短篇超吓人全网推荐:小故事大全
热门搜索:附身 不迟 活该 自作自受 怨念 照镜子 水库 不许 艳遇 谁是

网络鬼故事

当前位置:恐怖故事 > 网络鬼故事 >

死亡歌谣

来源: 作者:qzuser9566 发布时间:2017-07-28 11:38 浏览:

楔子

“你怎么了?哭哭啼啼的,生意失败也没有见你这样啊。”梁任儿拍着眼角还在流着眼泪的孙谦泽。

“没什么,只是……”孙谦泽停了一下,“想到了我连爸爸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梁任儿看到孙谦泽这样难过,母性使她抱住了孙谦泽的肩膀:“没事的,爸爸他在天上能体谅你的!”

“你不知道!”孙谦泽呜咽着,“爸爸在我小时候就教过我要孝顺长辈,而我在他临终之前都不在身边!”

梁任儿不说话了,只是默默地拍着孙谦泽的背,像拍自己儿子的背一样。

孙谦泽回忆起了小时候爸爸教他的儿歌:

爷爷爷爷勿皱眉,皱眉会被撕烂嘴。

奶奶奶奶别睁眼,睁眼就会没有脸。

照顾爷爷莫早归,早归会被打断腿。

关怀奶奶无邪念,如有邪念永不见。

这首儿歌也不知道是谁写的,估计是个孝子,不过这用词有些太恐怖了。也不知道这首儿歌是什么时候开始传颂的,反正在孙谦泽记事开始,孙谦泽的爸爸就教了他这首儿歌,村子里的其它小伙伴也都从自己的父母那里学到了这首儿歌。有些时候,孙谦泽和小伙伴们玩累了,就会坐成一圈,背儿歌玩,还把儿歌改编成了游戏。

这天孙谦泽又在和小伙伴们玩由儿歌改编的游戏了,孙谦泽扮演的是爷爷的角色。孙谦泽不知道为什么,胃里一阵痛,可能是吃坏肚子了,他皱着眉头,强行忍着,两只手在口袋里摸索着,都是空的。孙谦泽想问问其它小伙伴们有没有带纸,刚刚一转身,却发现所有小伙伴的下巴都被撕烂了,鲜血直流……

孙谦泽从梦中惊醒,眼前一片漆黑,黑压压的,就如同压在他的心头一样,让他窒息得喘不过来气。外面的台风呼呼地刮着,仿佛也在为老先生的死哭泣。

孙谦泽看了一眼旁边睡着的梁任儿,亲了一口,然后对梁任儿轻声说:“我去灵堂看看儿子,马上回来。”

梁任儿似乎是醒着的,一把拉住了孙谦泽的手:“不用担心,也就是守灵,练练他的胆子。”

“怎么?你没睡着?”

“是啊。”梁任儿叹了一口气,“儿子一个人在外面,多多少少有些担心。”

“那咱们一起去看看吧。”孙谦泽又想起身,又被梁任儿拉了回来,梁任儿很认真地看着孙谦泽:“我听说守灵的时候,外人是不能进去的,不然那个守灵的人会遭殃的。”

“但是我还是放心不下儿子啊。”

“放心吧,守灵的那个地方有监控!”梁任儿成功说服了孙谦泽,孙谦泽重新躺了下来,梁任儿搂着孙谦泽睡了过去。

第二天天才刚刚亮,梁任儿和孙谦泽还没有睡醒,梁任儿依旧是搂着孙谦泽的脖子,两个人睡在床上。

外面熙熙攘攘的,孙谦泽被吵醒了,望着眼前的梁任儿,有着淡淡的黑眼圈,看样子她昨天没有睡好。孙谦泽轻手轻脚地把梁任的手从自己脖子上拿下去,自己坐了起来。虽然动作很轻,但梁任儿还是醒了。

“一大清早的,外面怎么这么吵!”梁任儿抱怨着,话音未落,就听到一串急促的敲门声,外面传来了保姆的声音:“孙老板,不好了!你儿子死了!”

听到这一消息,梁任儿像弹簧一样从床上弹了起来,衣服都没有换,就和孙谦泽一路小跑到了灵堂。

灵堂里,孙谦泽的儿子倒在了血泊里,血液已经凝固,脖子上的伤口直接划破了动脉,最骇人的是,他的下巴被人撕烂了,而且从嘴角到耳朵,被划开了!

孙谦泽傻呆呆地站在那里,梁任儿似乎被吓着了,嘴里念叨着:“轩儿呢,轩儿呢?”轩儿是她的儿子。孙谦泽和梁任儿是重组家庭,守灵的那个,是孙谦泽的亲生儿子。

两个人立马跑到了轩儿的房间,看见轩儿还在睡觉,松了一口气,然后孙谦泽立马掏了手机,拨打了110。

在110还没有来,孙谦泽打开了电脑,准备调监控来看。一开始还很正常,可是到了十一点多的时候,监控一下子就黑了,然后瞬间跳到了几分钟之后。

“奇怪,监控好好的怎么会突然跳时间?”孙谦泽问旁边一起看监控的保姆。

“乡下嘛,偶尔停电也是经常发生的。而且现在是夏天,家家户户开空调,电不够用。”保姆这样解释。

孙谦泽将信将疑,接着往后看,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棺材盖子突然打开了,而且是从里面推开的!棺材盖子掉落的声音惊醒了跪着的儿子,孙谦泽的父亲从棺材里坐了起来,儿子吓到惊慌失措。孙谦泽的父亲站了起来,眉头皱的很紧,然后慢慢的走到了孙谦泽的儿子身旁,一刀……

杀完了自己的孙子,孙谦泽的爸爸还朝着监控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拿着刀,把自己孙子的嘴割开了……

在做完这一切之后,老爷子提着带血的刀回到了棺材里面,没过多久,监控又黑了……

等到监控重新亮起来的时候,孙谦泽的儿子已经倒下了,接下来的画面就没有变化了,直到早起的保姆进来,看到倒在血泊里的孩子……

警察来了,孙谦泽给他们看了监控,警察们看到了这一现象,也是一个个都目瞪口呆。

在警察的带领下,孙谦泽一家人来到了守灵房,一进门就是扑鼻的血腥味,更加骇人的是还躺在地上的尸体。法医带走了尸体,准备做尸检,不过报告需要在几天之后才可以出来。

剩下的警察走到了棺材旁边,棺材盖子还落在地上。

一个警察问孙谦泽这个房间有没有其他人进来过,孙谦泽回忆着监控上面的画面,似乎是没有别人进来过,而且保姆在发现之后,第一时间就通知了自己,在这之后也没有别人进来过,于是,孙谦泽回答那个警察:“没有。”

“那也就是说,棺材盖子是自己打开的?”

“至少监控上是这样的。”

旁边的一个警察从棺材里面拿出了一把刀,是餐桌上的水果刀,刀上的血已经发黑了。那个警察举起了刀,在孙谦泽面前晃了晃:“这把刀是老先生放入棺材之中的时候就有的吗?”孙谦泽十分坚定地摇了摇头。

“带回去检查指纹。”那位警察把水果刀交给了另外一个警察,然后问孙谦泽,“我们需要提取老先生的指纹,您不介意吧?”

“当然。”孙谦泽肯定不会介意,自己痛失爱子,怎么会管那么多。

警察们提取了所有来宾以及孙谦泽父亲的指纹,以便日后对照所需。接下来警察们也找不出什么线索了,只能考了一份监控带回警察局慢慢研究。

警察临走之前,留下话说:“你们放心,这不是灵异事件,绝对是有人装神弄鬼,晚上大家别守灵了。”

警察们走了,原本熙熙攘攘的院子瞬间冷落了下来。本来嘛,大家过来参加葬礼,心情都是非常沉重的,第一个晚上守灵的孙子出了事,更加是让原本冰冷的心雪上加霜,一天下来,大家都没有什么心思吃饭。

临近傍晚,大家还在讨论着要不要继续守灵的时候,梁任儿的手机响了起来。孙谦泽皱了一下眉头,看着梁任儿,梁任儿也是非常不好意思地向大家道了歉之后,匆匆跑出了房间。

等到梁任儿接完电话重新回到房间之后,大家已经讨论出来了结果,不安排人守灵了,担心再出什么事情。

梁任儿让孙谦泽陪着她来到了动车站,买一张车票。刚刚打电话过来的是梁任儿的客户,孙谦泽知道这个人的重要性,但是自己这里又走不开,只能安排梁任儿去处理了。

孙谦泽想帮梁任儿买特快,但是梁任儿拒绝了,她说:“昨天自己没有睡好,想买一张慢一点的车票,在车上好好睡一觉,到时候见客户也能精神抖擞的。”孙谦泽心疼地看着梁任儿,亲了一口额头,然后帮她买了一张普通卧铺:“到了之后,发一条说说给我,配上地图。”

“知道了!”

孙谦泽把梁任儿一个人留在了车站,因为这里需要自己处理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天有不测风云,台风登陆了,孙谦泽家里又停电了。

晚上,孙谦泽叮嘱自己的三弟:“要是发生什么事情,你就大叫,我会立马赶过来的。”三弟郑重的点点头。

(恐怖故事网:www.kb54.com
上一篇:鬼买命
下一篇:恶 报
恐怖分类
图文恐怖故事
相关恐怖故事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