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北京pk10 pk10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10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 pk10开奖记录 www.chjszp.net北京pk10开奖直播 pk10开奖 北京赛车pk10直播 pk10开奖直播 北京赛车pk10开奖 北京pk拾 pk拾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拾 北京赛车pk拾开奖直播 pk拾开奖记录 北京pk拾开奖直播 pk拾开奖 北京赛车pk拾直播 pk拾开奖直播 北京赛车pk拾开奖

Baidu

一大波恐怖故事来袭!鬼故事短篇超吓人全网推荐:小故事大全
热门搜索:附身 不迟 活该 自作自受 怨念 照镜子 水库 不许 艳遇 谁是

内涵鬼故事

当前位置:恐怖故事 > 内涵鬼故事 >

蒙娜丽莎的微笑

来源: 作者:奴歌 发布时间:2016-05-10 17:44 浏览:

魏虎是艺术学院的油画专业的学生,画技是全校出了名的,本该自己创作以备以后出名了一本万利的,最近他却迷上了模仿前人的作品,特别是莱昂纳多.达.芬奇的《蒙娜丽莎的微笑》,这是世界名画,收藏在法国卢浮宫里,魏虎没去过法国,然而他却有很多《蒙娜丽莎的微笑》,当然都是仿品。

蒙娜丽莎的微笑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器,在准备模仿之前他在颜料,画笔,画布甚至画架都做过研究准备,唯一的目的就是让自己的画技更上一层楼。

放假两个月,魏虎一直把自己关在画室里,饭菜一直是女友送来,每天他都画到深夜,累了就躺在画室的地上睡,可是这两个月里他并没有画出自己满意的微笑,看着满屋子里的画稿总是下笔就不满意,于是废之不用,此刻心里就跟猫抓一样难受。

这天夜里,已经到凌晨一点了,好几天了,他终于勾勒出了基本的轮廓,却有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下笔了。他站在画架前静静地看着,脑子里有很多想法也有很多问题,这么多的许多纠结在一起,使得他的脑子一时间变成了一锅浆糊,左脑不禁有些疼。

“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来一声拍打的声音,随即画室的灯也灭了。魏虎四下看了看,发现画室外有灯光从窗帘缝里透了进来,于是他摸索着走到窗边拉开窗帘,校园里的路灯亮着。

“保险估计坏啦,还是睡觉吧。”魏虎正要拉上窗帘竟然见到玻璃倒影上有一张脸,他不由得吓了一跳,赶紧转身,却没见这人,接着屋外的昏暗灯光,只看见他用来做范本的《蒙娜丽莎的微笑》。

别人会怎样我不知道,如果我在昏暗灯光中看见一个人对我莫名其妙的微笑着我一定会吓得发抖,当然如果是和异性调情除外。魏虎也一样,当他转身看见蒙娜丽莎就那么微笑着看着他的时候,心里不由得一颤,仿佛她就站在自己面前。刚才自己刚勾勒出轮廓的画竟然如同《传奇世界》里被道士召唤的骷髅,从画布上挣脱出来,迈着机械步子朝他走了过来。魏虎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脚下竟也不自觉地后退了起来,直到被墙挡住了,后腰上被窗户上锁扣扎疼了才清醒过来——原来只是幻觉,然而他却出了一身汗,好似被大雨淋过似的。

怎么会出现幻觉呢?魏虎蹲坐在墙脚,低着头思考着,汗珠哒哒的掉在地上。越想魏虎感觉越热,好像自己被人放进了蒸笼里蒸似的。

一定是太累了,还是睡觉吧,于是,他赶紧起身朝画室另一边的挡板后的钢丝床走去。

怎么就出现幻觉了?魏虎还在纠结着,就像上司给你说你该升职了,到通知下来的时候却没有你的名字一样——想不通。他一屁股坐在钢丝床上,由于受压钢丝床发出格叽格叽的声音,安静的画室里这响声显得格外凛冽,他竟莫名的紧张起来,伸手在床下搜索着矿泉水瓶,平时一抓一个的然而这时竟一个也摸不到,这不禁让他更紧张。这莫名的紧张是怎么回事?魏虎竟没有时间去想,脑子里满满的都是微笑着的蒙娜丽莎,挥之不去。

终于找到了水,但是抓到手里的时候却感觉怪怪的,像是有人递到自己手里的。魏虎却没去管那么多,拧开瓶盖咕噜咕噜地大喝起来。半瓶水下肚,他感觉好了些,却有因为喝多了水,肚子里晃得反胃。

魏虎倒下去,长吁一口气,右手无力地将枕头往外推了推,以便能将头垫高一点。魏虎一闭上眼睛就会看见微笑着的蒙娜丽莎,幻灯片一样一帧一帧跳着,而且每一帧的蒙娜丽莎却穿着不同的衣服,像是在女装店一套一套地换着。魏虎睁开眼,感觉呼吸困难,脑袋感觉热烘烘的。

“这是闹哪样啊?”他坐起来将剩下的半瓶水给灌了下去,长吁一口气,抹掉额头上的汗水,打算继续睡,睡一觉就好了。老人们都这么说,不舒服的时候睡一觉就好了。魏虎尽量让自己进入睡眠的状态,却很难进入,数了绵羊,数了水饺,都无济于事,即使有点睡意,也只是处于迷幻状态。

不知道何时,魏虎在迷糊中感觉有人推了一下他的后背,这一推仿佛触电一般,惊醒了起来。

“谁?”魏虎赶紧坐起来,伸手一阵乱抓,却又什么都没抓到。他想一定是做梦了。魏虎动了动上身,又探身到床下找矿泉水,抓了一会儿没找到,于是将头伸了进去,就在这时,他看见床下有一双眼睛,闪着绿光,手电筒似的,正瞪着他。魏虎一阵慌张,从床上摔了下来,随即一阵扑腾,躲进了一堆画架里,身体蜷缩着。

呵呵呵呵——一阵怪异的笑声从床底传了出来,分不清是男是女,听得使人毛骨悚然,手电筒一样的眼睛慢慢地从床下出来了,像是漂浮在空中。魏虎紧紧地搂着自己的双腿,只感觉口干舌燥。

“美吗?”一个声音幽幽的说着,好像就在耳边。

魏虎微微抬起头,用眼睛偷瞄着那对怪异的眼睛,然而此刻他又不相信那是一对眼睛了,因为它们不再一双眼睛合理的范围漂浮着,好像解放战争中的国民党军队——各自为战。它们在搜寻着魏虎,蓝色的光,探照灯一般。然而,它们却明明又是一双眼睛,有这样人类该有的眼眶,有《阿凡达》里树木山这关的飘逸触须的睫毛,同样也有着《指环王》里魔王索隆那迷惑世人的眼球。那么为什么它们能分开得那么离谱呢?

“一定很美是不是,不然你怎么会画两个月呢?”那个声音又出来了。

画了他(她,它)两个月?画里的蒙娜丽莎出来了?为什么她会是这样的呢?魏虎知道,书上说蒙娜丽莎有可能是达芬奇的母亲(也有说是以为富商的妻子,达芬奇的情人,也有说达芬奇的自画像。),然而达芬奇的母亲又是一个传说中的女巫(也有说是奴隶,女仆),那么这就说得通了——《蒙娜丽莎的微笑》这幅画里躲藏着女巫的灵魂,难怪有着让世人捉摸不透的微笑。

“怎么不回答我呢?”

如果《蒙娜丽莎的微笑》里藏着女巫的灵魂,那也应该在法国卢浮宫里的啊,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难道你忘了上个世纪末的病毒传说吗?那么一定是自己在一张张复制品聚齐了女巫的灵魂。魏虎胡思乱想着,脑海里却有出现蒙娜丽莎穿着各种服装的画面,这更让他坚信是女巫的灵魂在作怪。

“不好意思吗?”

那双眼睛已经聚焦到了魏虎身上,他已经无路可逃了。

“嘿,我在这里呢?!”她具象化出来了,蒙娜丽莎那紧抿的双唇,微挑的嘴角,好像有话要跟你说。在那极富个性的嘴角和眼神里,悄然流露出恬静、淡雅的微笑。那微笑,有时让人觉得舒畅温柔,有时让人觉得略含哀伤,有时让人觉得十分亲切,有时又让人觉得有几分矜持,然而眼睛却还闪这光。这一张脸除了那双眼睛还有什么奇怪的呢?

“你在害怕吗?为什么害怕?你不是那么喜欢我,整个屋子都是我的画像,这是为什么呢?”

叶公好龙知道是怎样的了吗?魏虎这个就是,但是谁又不害怕从画里走出来的人呢?蒲松龄也许不害怕,因为他能在壁画里寻找爱情。

“为什么害怕?!”蒙娜丽莎露出了哭腔,“为什么害怕?!”

蒙娜丽莎伸出了环抱的双手,游戏中魔法师施展魔法一帮,缓缓地往上抬,魏虎瞬间便身不由己地漂浮了起来,脖子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死死地掐着,让人窒息。

“你们怎么都是这样的,说喜欢我,却又怕我!为什么?!列昂纳·迪·瑟皮耶罗·达芬奇 (Leonardo di ser Piero da Vinci)这样,苏丹皇帝也是这样。”蒙娜丽莎咬着牙,牙缝中挤出一连串的词句,“你们这些口是心非的人。我是奴隶,我是女巫,但是我更是女人,一个需要被人呵护被人爱的女人,而你们——”蒙娜丽莎地吼着,一双手扭成了老鹰捕食时的鹰爪,魏虎能听见自己脖子骨头断裂的声音——咯咯——一股热流从喉咙被挤了出来,在嘴里打着转,冒着泡低落到画室的大理石地板上——哒哒——渐渐地他失去了直觉,脑海里却依然幻灯片似的跳动着蒙娜丽莎穿着各种衣服的画面......

“我——爱——你——”魏虎从嘴里挤出三个字。

第二天,魏虎女朋友给他送早餐来的时候,他爬着床边的一滩呕吐物上,呕吐物差点让他窒息,且全身火球一样滚烫,女友赶紧将他送进医院,才将他从中暑中救出来。

然而,自此魏虎的脑子里就不停播放着蒙娜丽莎的幻灯片,偶尔突然自己就笑了起来,像是见到情人一般,莫名的对女友开始冷淡了。

(恐怖故事网:www.kb54.com
上一篇:人鬼似
下一篇:石桥下的冤魂
恐怖分类
相关恐怖故事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