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北京pk10 pk10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10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 pk10开奖记录 www.chjszp.net北京pk10开奖直播 pk10开奖 北京赛车pk10直播 pk10开奖直播 北京赛车pk10开奖 北京pk拾 pk拾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拾 北京赛车pk拾开奖直播 pk拾开奖记录 北京pk拾开奖直播 pk拾开奖 北京赛车pk拾直播 pk拾开奖直播 北京赛车pk拾开奖

Baidu

一大波恐怖故事来袭!鬼故事短篇超吓人全网推荐:小故事大全
热门搜索:附身 不迟 活该 自作自受 怨念 照镜子 水库 不许 艳遇 谁是

内涵鬼故事

当前位置:恐怖故事 > 内涵鬼故事 >

致命美味之婴儿冻

来源: 作者:陈晓之 发布时间:2017-08-01 13:01 浏览:

生育药方

夏华快三十了,但因保养得当,气质出众照旧是众男人眼中的完美。然而,唯有她自己知道,她不能生!

年轻时,她曾喜欢过一个男人,也不大注意措施,每次有了,便去打胎。次数多了,她母体受损,以至于尔后再难成孕。

她丈夫余思竹表面上不说什么,可心里到底是在意的。他家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多少想要个孙子传宗接代。

夏华自己也着急,为此看了不少医生,吃了不少药,但大多不顶用。

她绝望中仍旧不死心。

这日,她如往常般坐在家里客厅的沙发上,望着眼前的一碗中药。中药很黑,像墨水。是从某个所谓神医那里求来的,讲的很灵,她喝了好几碗,味道苦,还有一种奇异的腥……

夏华犹豫着要不要喝。

忽而,门开了。余思竹一脸欣喜地站在门口。

夏华看过去:“老公你怎么了,笑的这么开心?”

“有办法了!”

“什么?”夏华蹙眉,一脸疑惑,百思不得其解。

余思竹没有作答,直接地奔过去,用力地抱起坐在沙发上的夏华。不小心,那碗药被碰倒,淌了一地的汁液。

“药……”

“别管了,”余思竹说:“今天我朋友给我介绍了个地方,他老婆也是难怀孕,后来去了那里没几次就怀上了!”

夏华一惊,说不出话。她太想要孩子了,以至于所有的可能,哪怕渺茫都不愿意放过。

尔后好久,才想起来问余思竹。

他兴奋地告诉了夏华地址,并打算明天抽空和她去看看。

当晚,两人怀揣激动入眠。第二天很快到了。

按照地址摸了过去,拐过一条一条巷子,伫立在一件毫不起眼的平房前,目的地是这里了。

夏华盯着那扇门,老旧的,掉了点漆,厚厚的木板门关的很紧。正欲开口,屋内传来声音:“进来吧。”

两人对看一眼,推开门进去了。

屋内环境很暗,内部格调十分简介,一些破旧的家具,还有一台黑白电视。花夏环顾四周却不见有人。

正疑惑,一名年纪四十的女人端了两杯水走出来。

她把水随意放在一张桌子上:“你们是朋友介绍的吧?”

夏华点点头。

女人把目光自夏华移到沈夜竹脸上:“男的我看没什么问题,主要问题是在你吧。”她又看向了夏华,以一种看破一切的表情玩味打量她。

夏华又点了一下头,旋即把头低下。她有点不大好意思,这种事情说穿了就是丢人。

或许是传统,认为女人不能生孩子就不完整。

女人一笑:“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有点病很正常。”她又看向余思竹,表情拘促。余思竹会意:“我在外面等吧。”

他走了出去。

女人见余思竹出去了,便领着夏华坐到沙发上。她径直开口:“你打过胎,而且不止一次,对吧?”

夏华怔住,她怎知道?一时间,无法反应,不知是否应该点头。

“来我这看病的,大多不是本身有问题,就是以前打过胎。这女人啊,最怕打胎,打一次伤一次,看脸色都看得出。”女人喝了一口茶:“三十了吧。”

夏华正想说话,却被抢了话头:“看你气色就知道了,不像年轻女孩那么健康。你啊,早该来了。”

“你有办法!”夏华急急问道。

女人点了点头,但又告诉夏华,她元气伤的比较重,一时间也没有办法,要她等段时间,她要去采购药材。

夏华照做了。

一连等了好久,才接到女人的电话。电话是上一次留的,讲有消息便会通知她。一放下电话,夏华便急急地赶了过去。

还是那个地方,但屋子显然被收拾过,应该是知道有人来。

进门,还不等夏华说话,女人便开口:“你等一下。”

夏华点头,坐在沙发上。女人转身进了厨房。

片刻,厨房里传来了一阵鼓弄锅铲的声音,同时还传出一阵浓烈的烟雾。烟雾很呛,夏华开始咳嗽。

隐忍了会,女人端着一碗凉皮走了出来。

她把凉皮放在了桌上:“吃吧。”

“我不饿,谢谢。”

女人一笑:“我要你吃肯定有我的道理,吃吧。”

夏华没有再说,她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放入嘴里。凉皮很嫩,还很滑,有一种莫名的鲜味,与一般的不同。

凉皮,其实只是普通的淀粉物,本身没有什么味道,靠的是佐料。但这一份不同,似乎凉皮本身就具备了一些味道。

一碗很快便吃完。

她放下碗。

“吃完了,那……你今天是不是给我准备了什么药?可以给我了吧。”

女人一笑,旋即摇头:“那碗凉皮就是药!”

呵,夏华一惊,头次听到有人用凉皮做药。

女人似乎看出了她的疑惑,微微一笑:“我不是说去找特殊的东西吗?这就是特殊的东西。这样,你要是不信等你有了起色再来给我钱好了。”

夏华更加半信半疑了。

孕事

一连又过了几天,夏华的生活还是老样子。这天,她正准备出门去女人那里,忽而就觉得不舒服,恶心,想吐,有还有点晕。

她急忙拨通自己老公的电话,让他把自己送到医院。

医院人很多,排的很满,整个过道坐满人,一排排的。等了好久,终于到她了。

按照医生的指示,拍了X光又做了B超,等来了一个振奋地消息——夏华怀孕了,一个月。

两人怔住。夏华反复确认:“医生,我真的怀孕了?”

医生含笑点头:“是,没有骗你,你已经有了一个月身孕了,不过你的体质比较弱,要好好保养,不要太操劳,不然很容易流产。”

“好好好,谢谢医生,谢谢……”夏华高兴地不知道该怎么说,一番道谢后才离开医院。

回到家,什么也不做,就躺在床上安胎,连起床都轻轻的——她是真的开心,盼了好多年,愿意终于实现。

忽而,夏华想到了那个女人,她决定好好感谢她。

急匆匆摸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过去,很快接通了。

不等夏华说话,女人便率先开了口:“怎么样,有效果了吧。”

“嗯,谢谢你的东西,我有空把钱给你结一下吧。”

女人报的价格并不算很贵,统共吃了六碗,三百二十元。虽然比市面上的凉皮高昂,但,效果却是那些不能比的。

次日,夏华抽空去了女人那。女人像是等着她,特意坐在房间里,还有一碗准备好的凉皮。

一进门,女人便开口:“你身体还是很虚,照旧和以前一样,隔三差五来我这里吃碗凉皮吧。”

夏华点点头,按照女人说的,吃完凉皮才走。

回到家已经下午了,因了吃过东西,便不觉得饿。夏华径直上床睡下,余思竹回来亦不知道。

很快便是凌晨了。

睡到约莫两点,夏华被尿意憋醒,拖着睡躯进了厕所,她坐在马桶上。上完厕所,正准备出去,忽的听到一阵细碎的哭声。

哭声不大,像猫叫,一下一下。

“谁?”夏华心惊,夜半两点听到这样的声音,实在让人觉得不详,担忧见到脏东西。

目光找了一圈,都没有发现,她以为自己听错。

正准备走出厕所,夏华忽而发现,镜子里有一个婴孩。婴孩很小,顶多满月。他浑身是血的出现在镜子里,呈趴卧状。

仔细一瞧,夏华发现,那婴孩身上的,并不是脐带血,而是自婴孩身上流出的——他身上坑洼一片全是伤口,一个个,似马蜂窝一般的洞,可以看见骨骼。他每一次蠕动,都牵引了那些伤口,骨头一隐一露,好不恐怖。

夏华被吓到,连呼吸都忘记。她看见,那婴孩正在爬行。记得好多年前曾看过的一部日本恐怖片,叫《午夜凶铃》也有类似的桥段。

她惊恐婴孩会从镜子里爬出。

正害怕,夏华又感到一阵窒息,似乎一双手,死死掐住她的脖子,用力地很。她开始不清醒。

再醒来,还是厕所。

(恐怖故事网:www.kb54.com
上一篇:永远的纪念日
下一篇:不知足的女人
恐怖分类
相关恐怖故事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