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北京pk10 pk10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10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 pk10开奖记录 www.chjszp.net北京pk10开奖直播 pk10开奖 北京赛车pk10直播 pk10开奖直播 北京赛车pk10开奖 北京pk拾 pk拾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拾 北京赛车pk拾开奖直播 pk拾开奖记录 北京pk拾开奖直播 pk拾开奖 北京赛车pk拾直播 pk拾开奖直播 北京赛车pk拾开奖

Baidu

一大波恐怖故事来袭!鬼故事短篇超吓人全网推荐:小故事大全
热门搜索:附身 不迟 活该 自作自受 怨念 照镜子 水库 不许 艳遇 谁是

内涵鬼故事

当前位置:恐怖故事 > 内涵鬼故事 >

风声——浮沉

来源: 作者:追求1 发布时间:2017-07-31 22:00 浏览:

我行走在江湖之中,干过各种各样的职业,自以为见识颇广。

平时我最常去的地方就是天庆饭店,而在这里最熟的人就是鲁氏兄妹,哥哥鲁勤治,妹妹鲁花荣。饭店的老板很精明,人也挺勤快的,所以饭店从来都不缺食客。来这吃饭的人都会夸上老板几句,我听了也高兴,因为老板就是我的好兄弟——萧让。而他唯一不雅光的事情就是他的媳妇是买来的。

说来几乎人人都羡慕萧让有这么一个漂亮聪慧的老婆,她既会算账,又会做菜,还会酿酒,天天都穿着一件粉红色的亮丽连衣裙,这是老萧送给她的嫁妆。然而,她似乎很爱笑,但从来都不特别开心,而且很少说话。关于她的来历我一直持怀疑态度。

那时,萧让还没这么发达,只是跟我一起用双手养活自己。我们还年轻,却只能彼此依靠对方,我俩就像蓬草一般四处漂泊。终于,他想安定了,首先就要讨个媳妇。可说难听话,我们无依无靠,居无定所,虽然作风端正,但身上没几个子,就算人家喜欢,她的家人也不同意啊!用他们的话说,我俩这叫无用。

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萧让遇到了命运坎坷却十分美丽的她。她的父母早已不在人世,在舅舅舅母家过的是仅优于牲口的生活,就算是这样,舅舅舅母仍把她当做累赘,恨不得她快点走。那个时候,我就看出了萧让的头脑。为了摆脱她的舅舅舅母,萧让决定把她买来,然后远走高飞。我自然是全力支持他。

出乎我们的意料,虽然他们的态度很不好,但这买卖却异常顺利,我俩甚至没花多少钱就买来一个大美人儿。萧让照着他规划的先走了,我暂时留在那里。

为什么我会怀疑,那以后我打听到原来城中的一户大户人家看上了那个姑娘,而她的舅舅舅母想要攀高枝,自然是满心欢喜。可为什么他们又改变主意,让我们以不高的价钱买走了他们的侄女呢?再者听说那个公子挺蛮横的,为什么不来闹事呢?那时还有很多让我疑惑的事情,不过我记得最清楚的是那风声,虽然声音很大,但并不杂乱无章,更像是欢快的姑娘在放声歌唱。

如今的我不想多想,只想暗暗的庆祝萧让。可是……

仍然还是座无虚席,仍然还是鲁氏兄妹,仍然还是天庆饭馆,只是萧让已不在了。这天,气氛并没有什么异常,大家一样吃菜喝酒。鲁花荣有事先走了,留下他哥哥和我一起吃。

没见到萧让,我心里很不安,一口都没动,鲁勤治倒是吃的挺舒服的。

天色晚了,客人们都没有想走的意思,接着越来越玩越来越晚……

我分神了一会儿,再定睛看时,早已没有烛光,四周一片阴寒,地上横七竖八的是客人们腐烂的尸体。

静,真的很静,空中没有一丝气味,唯一可以感到的就是冷。

悄悄地,我感觉有东西来了,往后一步,在阴影中似乎与墙融为一体。

是她!

之后,地上的尸体渐渐的化成了缥缈的灰,伴随着她的脚步,随风而逝,而她,悄无声息的出去了。我依然没动,大脑里几乎什么都不想,唯一想到的就是萧让,徒增几分焦虑。

我挪到窗边,又听到了风声,它紧紧坏绕在饭馆四周,好像不让我出去。

不知何时,万物又归于宁静,死一般的寂静,我翻过窗子,消失在夜色中。

后来,饭馆里再也没有一个人,仿佛它是一座荒坟,无人问津。我又见到了萧让,但只能远远的望着他窜进森林吗,隐隐约约,我知道他要去干什么。

我找到了村民们怕死怕活的厉鬼,据说她恐怖的面貌吓死了十几个人。她依然是那么美,那么宁静。她牵着我的手,站在崖底,这时阳光明媚,但人却惊出一身冷汗。一个小姑娘,爬在笔直的悬崖上摘着药草,忽然脚下的石头落下,人也就摔了下来。崖底路过不少人,没人去救,还躲着走开。

转个身,我就到了天庆饭馆,萧让和她在忙活着。她用自己的尸身建造这所饭馆,然后又用剩下的肉做菜。那酒,其实是风声中酝酿出她的泪水。萧让就像是麻木一般,什么都没看见。她虽然吃苦耐劳,一生文文静静,但怨气不散,杀心顿起,或者她更喜欢折磨人。现在,酒端来一碗酒给我,微笑的看着。就只差最后一步。我冲上去,将这碗酒灌进她的喉咙,天庆饭馆消失了,我的眼前还是山林。只要我死了,萧让必疯。可为什么她想要萧让疯?

在那高崖之上,鲁花荣惆怅的望着远方,她找不着她的哥哥了。忽然,她问我:“李仙,你说我哥走了,他去哪了?”我摇摇头。她转过头来看着我:“你不去找萧哥啦?哥哥肯定会和他在一起的。”我仍然摇摇头。她的目光移向天空,风吹过来了,响起了缥缈的风声,“哥哥,你在哪儿?”如我所料,她掉下去了,或许是去找她哥哥吧!“你是谁?”

风声越来越大,最后仿佛像在怒吼。我也被激怒了,咆哮着,李仙和萧让根本就是一个人,那就是我!我就叫李萧!但我们的名字拼合起来,就是仙让,一个连神仙都害怕的魔鬼!不管他是谁,我不能让他放出仙让!

我一路怒吼着奔去,点燃了一路的丛林,奔向山岩,我要揪出他,灭了他!我就是我,没有第二个人,哈哈哈!

跑进山洞,我看到那个泛着火光的怪物。我拼命地向他一砸,他却朝我身后闪去,一转身,看到的却是正正常常的萧让。我低头看了看自己,原来我才是仙让,原来我才是被彻底激怒的人!

风灌进来了。猛烈的风声让我变得越来越巨大,越来越愤怒,越来越可怕!它是在挑衅我!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撕碎这一切了。萧让惊恐的环顾四周,然后毫不犹豫的撞向我。火光四溅,风被点着了,四处逃窜,瞬间就点燃了整个山岩……

一阵凉风吹向我的脸庞,我顿时清醒过来。崖边的我听着风声竟然沉浸其中了。天色已微微发暗,一同来郊游的鲁花荣前来看看我。一阵玩笑话后,我们静静地看着远方的景色。忽然,我“噗”一声笑出来。

“笑什么呢?”

“我记得我以前经常叫你”说到这我就顿住了,惊愕的往下说:“发哥!”

本故事独家授权【恐怖故事网】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打开浏览器搜索【恐怖故事网】

(恐怖故事网:www.kb54.com
上一篇:草地
下一篇:永远的纪念日
恐怖分类
相关恐怖故事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