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北京pk10 pk10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10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 pk10开奖记录 www.chjszp.net北京pk10开奖直播 pk10开奖 北京赛车pk10直播 pk10开奖直播 北京赛车pk10开奖 北京pk拾 pk拾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拾 北京赛车pk拾开奖直播 pk拾开奖记录 北京pk拾开奖直播 pk拾开奖 北京赛车pk拾直播 pk拾开奖直播 北京赛车pk拾开奖

Baidu

一大波恐怖故事来袭!鬼故事短篇超吓人全网推荐:小故事大全
热门搜索:附身 不迟 活该 自作自受 怨念 照镜子 水库 不许 艳遇 谁是

民间鬼故事

当前位置:恐怖故事 > 民间鬼故事 >

良人如初顾

来源: 作者:逆羽 发布时间:2017-07-29 20:01 浏览:

我叫莫影疏,在仇人家住了十年,今日我便要取了那个养育了我十年的仇人的命。

当年我一人流浪在街头,秦初顾看到了我,二话不说便将我带了回去。

秦初顾比我年长八岁,我六岁便被他带回去,他的父亲秦澈说,“把她送走,我们家不能与姓莫的人有往来。”

我清楚的记得十四岁的秦初顾跪在秦澈面前,头磕出了血,嘴里不停的说,“爹,只要你让影疏留下,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整整一下午,我虽然也陪在秦初顾身边,但是我没有跪着,他的父亲秦澈终于同意了,但是要我改姓,从此我便成了秦影疏。

我不曾对秦初顾有过任何感恩,我知道我的父亲是秦家害死的,我永远不会忘记父亲在断头台上的情景,那一幕在我心底永远挥之不去。

我的母亲因为父亲的死去,接着便殉情而死,留下我一人,家道落没,瞬间我身边所有的人都没了。

叛国罪,当诛九族,但是我却侥幸没死。

我发誓,待有朝一日,我有能力的时候,我必手刃仇人。

可是在我十岁的时候,秦澈便死了,那一年,连国被多个国家同时侵犯,秦澈虽然与一众将士顽强抵抗,但是最终仍旧不敌。

连国最后以割地才平息了这场灾难。

然而我的大仇未报,这个人便先死了,为此我还哭了整整一夜,不知是为秦澈为国捐躯,还是为了自己不能手刃仇人。

可是秦澈死了,他的儿子还活着。

父债子偿。

今日下午,我正在房内筹备我的计划,因为我还不想因为杀秦初顾而搭上自己的性命,所以我需要一个全身而退的计划。

可是我的计划还没有确定,就听到外面一阵吵杂声,似乎府内发生了大事。

还未等我反应过来,我的房门就被秦风拍的呼呼响,“小姐,少爷他受伤了。”

听到秦风的话,我的心似乎漏拍了一下,但是我犹豫了片刻,依旧将匕首放入宽大的袖口中。

“快带我过去。”我打开房门急切的对秦风说。

秦风,秦初顾的得力手下,我好奇为何秦风毫发无损,而秦初顾却身受重伤。

即使是昏迷中,秦初顾也是皱着眉头,似是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大夫坐在床边,轻微摇头,泪水瞬间模糊了我的双眼,我抓住大夫的胳膊,求着大夫一定要治好秦初顾。

秦风似有不忍,扶起我,说,“小姐……”再无下文。

我回头质问秦风,“秦风,你与你家少爷形影不离,你告诉我,为何他会受到如此重伤?”

我看到秦风脸上有悔意,但是我现在就想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小姐,少爷是为了……”秦风还没有说下去,我就听到床边有人声。

“秦风,闭嘴。”秦初顾不顾及身上的重伤,从昏迷中醒来的第一句就是制止秦风即将说出来的话,到底是什么,让他这么忌惮秦风说出来。

我急忙来到他的身边,脸上的泪水像断了线似的啪啪掉落在床边。

秦初顾的眼神似有心疼和不忍,虽然我之前还想杀他,但是此时此刻我却只希望他没事。

大夫终于开口,“秦少爷的伤势太重,五脏六腑早已破裂,大腿动脉也破裂,老朽我已回天乏术。”

秦初顾听闻,只是看着我,似乎大夫说的事与他无关。

我知求助大夫已是无用,便半分未动,坐在床边,手指微微抚摸着秦初顾苍白的脸庞。

秦初顾眼神示意秦风等人出去,一瞬间,房内寂静无声。

许久,我再也克制不住,嚎啕大哭,秦初顾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抬起他的手为我擦去眼泪,我急忙紧紧的拽住他的手,不让他再使力。

“阿影,以后我不在身边,你要好好的活下去,我知道你的武功并不低,秦府就交给你了。”

秦初顾说着话的同时,却又咳出血,我让他别说话了,自欺欺人的说他不会死的。

可是我却清晰的知晓,他的生命在流逝。

“阿影,我们秦家没有对不起你,我的父亲不是告密者,所以你不要再恨我的父亲,也不要再恨秦家好吗?”

我很震惊,原来秦初顾一直知晓我的心事。

我看着虚弱的秦初顾,轻微点头。

秦初顾死了,秦家再也没有其他后人,他说秦澈不是告密者,我便信了。

三天后,秦初顾下葬,我成了秦府的女将,朝中大臣们多有不屑,我却不理他们。

连国边境被大肆侵犯,连王头痛无比,我自请命前去平乱,连王自然同意,因为此时朝中大臣无一人敢去。

甸南是个蛮族之地,今年天气异常干燥,半年下不了一场雨,因此为了生存,甸南的人不得已加大了对连国边境的侵虐。

等我去了连国边境宾州的时候,那里已经血流成河,我看大多数都是我连国的士兵和住在宾州的百姓们。

那一刻,我异常冷静,一如我当初住在秦府十年一样。

灭了甸南,这是我此时的想法。

我虽然从未真正带兵打仗,但是自幼住在秦府,秦初顾也从不觉得我是女子而看低我,他会将自己的经验和行军打仗的阵术全部教给我。

说来也巧,我来了宾州十天,甸南的人却再未来侵犯过。

这样也好,我趁着这十天机会,与当地百姓交流,偷偷的观察宾州地形与甸南人的活动范围。

甸南人入侵边境,从没有真正名义上的计划,他们的目的就是烧伤抢夺,不计后果。

知晓这些,一个计划悄悄在我脑海中形成。

由于不知道甸南人什么时候会再来,我让士兵和当地的百姓以最快的速度,在宾州必经的大门前挖了一个百米深坑。坑内壁部和底部浇了一层油,然后撤回所有的绳索以及一切可以攀岩的绳物。

等候两天,甸南依旧无人过来,我想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于是我便让人放出消息,连王体恤边境之苦,特地派人运来大量粮草和食物。

果然此消息一出,有探子来报,甸南有队伍前来。

我内心鄙视一笑,当然面上没有显露出来。

我让士兵将城门大开,城内的百姓一片和谐,门口摆摊之物都是上好的食物和用品。

果然甸南的人远远的看到城内人来人往,都不曾怀疑自己十天前才来抢虐过一次,为什么宾州会恢复的如此快。

士兵在城内大喊,蛮人来啦,大家快逃啊,甸南士兵见此,哈哈大笑,我站在城墙上看着领头的蛮人,一脸胡子,我记住了这张脸,今日我便要取了他的脑袋。

蛮人大多数都骑着马,这样是最好的,因为马速过快,更不容易及时停下。

我让士兵关上城门,果然蛮人见城门要关,都急切的骑马飞驰而来。

城门关闭,我见大多数蛮人已在我们挖的深坑之上,一挥手,城内潜伏的士兵同时撒手,哗啦啦,蛮人似下饺子似的掉落百米深坑。就是可惜了那些马儿。

首战告捷,我一个飞箭取了领头人的首级,之后我才注意到甸南人中居然还有一个十四五岁的小男孩。

甸南人递交了投降书,这是我万万没想到的。

连王听了,龙颜大悦,赏赐了秦府很多金银财宝。

秦风与我说,我杀死的那个甸南领头是甸南最高的王,而那个孩子是甸南未来的王。

这个倒是我没想到的,斩草除根的事我不是做不出来,但是甸南投了降书之后,我便一病不起。

回了秦府之后,除了秦风,我谁也不见。

后来秦风告诉我说,那些甸南人被当地的百姓欺辱,死了很多,还有一些人逃走了,我听了摆摆手示意秦风别说了。

心狠手辣,这个词在连国就是用来形容我的。

我不在意,病了之后,我的身体便不如从前了,我不是没有怀疑过我的突发疾病,但是我不想去想。

直到有一次与秦风走在路上,看到一个比较面熟的小孩,我想了许久都不曾记起,头痛欲裂的我被秦风送回府。

却不想那个小孩也跟了回府,没有任何人发现。

小孩来到我的房间,秦风不知去了哪里,或者是故意走开。

我的头很疼,我看到小孩手里拿着一把刀,突然我想起这个小孩,不正是我当初在宾州杀的那个蛮人的孩子,甸南未来的王。

我笑笑,问他叫什么名字?

他似乎没想到我临死之前还有心关心他的名字。

愣了片刻,他说,扎木。

我说,“扎木,你是来杀我的吗?”

扎木没有说话只是轻微点头,我看到他的手微微颤抖,我知道那一次出战肯定是他第一次出来,而这次杀人应该也是他第一次杀人。

我又问,“秦风是你的人对吗?”

扎木毕竟是个孩子,他似乎从未想过我会知道这件事。

是的,秦初顾死的时候,我便知道了秦风的秘密。

初顾说,秦风是他当初出去打仗的时候带回来的,秦风说自己失忆了,于是秦初顾便给他起名秦风。

他不曾怀疑过秦风半分,但是秦风却害得他家破人亡。

秦初顾到死虽然怀疑了秦风,但是却依旧对他信任十分,只是让我提防秦风。

莫家的叛国罪便是这秦风散播出去的。

秦风,甸南人,扎木的亲哥哥。

秦初顾死后,我花了三年的时间,去调查,凭着一己之力,不动声色的查出秦风的背景,引诱他的背后势力的出现。

秦风一直以为我善良,定不会杀害甸南士兵,是的,我不会杀那些士兵,但是并不代表宾州百姓不会。

秦初顾身受重伤而死,其中便有被我杀死的甸南王的份,当然也有秦风的份。

从秦初顾死后,我便开始我的计划,我不要秦风一人陪葬,两个家族的使命,我必定要让整个甸南人陪葬。

如今甸南王死了,他的两个孩子也都在秦府,我想要抓住他们轻而易举,但是我还不想这么快就让他们死。

秦初顾将秦府交给我,我便会为他守护好秦府在连国的地位。

我要甸南从此以后,永远臣服于连国的脚下。

我从床上坐起来,扎木似乎没想到我居然中了他哥哥秦风下的毒,还能有力气坐起来,而且此时看我的样子,不像是生病。

到底是个孩子,我夺了他手中的匕首,一看上面就是有毒的。

我轻轻的在扎木手上划了一刀,便看到扎木瞪大双眼,捂着手跪在了地上。

秦风似是听到了扎木的惨叫声,急忙跑了过来,看我若无其事的站在地上,他的眼底闪过一丝诧异,接着他说,“小姐,这个孩子是谁?”

扎木此时疼的已经说不出话了,他用眼神求助秦风,嘴巴无声的说着,“扎石哥哥,救我。”

我一拍手,便有人将秦风,哦,不,应该是扎石抓了起来,扎石本想反抗,但是看着地上渐渐神志不清的弟弟,最终放弃了反抗。

他说,“秦影疏,你抓我吧,但是求你放过扎木,他还是个孩子。”

我嘴角微扬,我自然不会杀了这个孩子,但是这个孩子以后便留在连国了。

我从扎石怀里取出解药,扎木吃完,我点了他的昏穴,他便沉沉睡去。

半个月后,甸南完全归顺连国,连王异常兴奋,大摆筵席三天,秦府从此成了护国大将府。

我轻微推开门,门内坐在轮椅的上的人微微一笑,我伸手过去搀着他的手,他借着我的力道,缓缓的站了起来。

我惊喜之前溢于言表,而他却似忍着巨大痛苦,我说,“算了,不要勉强了。”

他说,“不碍事,大夫说,再过个半载,我便能与常人一样可以自由行走了。”

青楼斜影疏,良人如初顾。

本故事独家授权【恐怖故事网】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打开浏览器搜索【恐怖故事网】

(恐怖故事网:www.kb54.com
上一篇:遇鬼之见死不救
下一篇:乐于助鬼
恐怖分类
相关恐怖故事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