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北京pk10 pk10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10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 pk10开奖记录 www.chjszp.net北京pk10开奖直播 pk10开奖 北京赛车pk10直播 pk10开奖直播 北京赛车pk10开奖 北京pk拾 pk拾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拾 北京赛车pk拾开奖直播 pk拾开奖记录 北京pk拾开奖直播 pk拾开奖 北京赛车pk拾直播 pk拾开奖直播 北京赛车pk拾开奖

Baidu

一大波恐怖故事来袭!鬼故事短篇超吓人全网推荐:小故事大全
热门搜索:附身 不迟 活该 怨念 自作自受 照镜子 水库 不许 艳遇 谁是

灵异鬼故事

当前位置:恐怖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死了!一了百了

来源: 作者:九齿钉耙 发布时间:2017-07-24 15:03 浏览:

我叫王安超,大学毕业后,在城里的一处高档酒店里上班,酒店名字叫“喜来旺”咱们先不说这家酒店如何,每天早晨八九点钟,我都要准时从家里出门,然后下楼出门,等公交车。我不禁叹气说道:“人呐!活着真累,还不如死了算了!”

“死了,一了百了。”我被这凭空冒出的一句话,吓得连忙靠在了楼梯墙壁上,我神经兮兮对着空无一人的楼道,大声喊道:“谁啊!别吓人啊!”

楼道内飘荡着我的回音,我捂着“砰砰砰”跳动的心脏,对自己说道:“没事的。没事的!” 小区里有许多小朋友,平时喜欢大喊大叫,小孩子调皮可以理解嘛,说不定刚刚是哪个小屁孩,在楼道外喊的一声呢。

走出阴暗的楼道,出门阳光明媚,冬天的阳光照射在脸颊上,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温暖感觉,眼睛微必着享受着阳光的照射,眼睛余光就看见,远处十几米远的一颗松树上,像是迷迷糊糊悬挂着一个人影。

树底下站了不少人,在那里指指点点,嘀嘀咕咕着什么,我带着无数好奇心,朝着松树的位置走去,越走越近眼前的事物也变的清晰了,真人在这颗松树上吊死了!

死者是个女孩,年龄不超过23岁,正属于花季搬的年龄,她身穿一身连体红衣裙,脚上穿的白色平底鞋,有一只鞋掉在了地上,手中捏了一张纸片。身体被早晨寒风吹过时,身体来回打转。

树下的人群中有,老头老太太,年轻的小伙子,漂亮的小姑娘,瞪着大眼睛看着松树上尸体的小朋友。人群中有不少人已经,开始指着松树上晃动的尸体,开始议论起来。

“啊哟!这么年轻就自杀了!”

“是啊,是啊,被情所困呗”

“嗯,手里捏的应该是封情书!”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朝着小区门外走去,一股冰冷的寒风吹到了我的脸庞,我连忙缩了缩脖子,将手插入到口袋中,又回头看了一眼松树上的女孩尸体,心里莫名感到了惊慌。:“女孩挂在树上的尸体不见了!”

难道是她家里人把她从松树上,解下来了?怎么没听见撕心裂肺的哭声?警车也没来小区啊,她尸体呢?

我相信小区的居民,胆子不会大到,伸手去把女孩尸体解开。我环顾了一下小区四周,发现一位红衣女子,正坐在我家楼道门口,看着眼前的松树,在红衣女孩手中正拿着一张信纸,我脑袋一下就闷了。

一股诡异的气息,冲刷着我视线,我被眼前的一幕吓得,眼睛渐渐湿润,腿也在不停的颤抖。我赶紧揉了揉眼睛,缓慢睁开看向家门口楼道处,我放心的舒了口气,心里安慰着自己:“平时要少看点恐怖片了,眼睛都出现幻觉了!”

不经意间,又朝着红衣女孩上吊的松树看去,看到的一幕使我心脏跳得更快了,嘴里说道:“怎么?怎么换了一个人上吊?”

再次看见松树上悬挂的人后,上吊人是一名男孩?我站在远处看体型蛮像,身上穿着灰色棉衣,脖子部位围着米白色围巾,手还插在口袋中?

看见这一幕后,我脑袋紧张到,耳中发出嗡嗡嗡的声音,我缓慢将手伸出裤子口袋,结果看见松树上的那个人,也将手从口袋里掏了出来。

“啊!鬼啊!”我不顾身后人群,用什么眼光看我,我朝着小区大门快速跑去,坐公交车去“喜来旺大酒店”上班的路上,一直处于精神恍惚的状态。

直到公交车提示音发出:“下一站公交汽车站!”

我猛的一下坐起了身子,对自己骂道:“啊哟!坏了!坏了!这要坐回去还要二十多分钟。”

没办法,人生不能后退,我只能往前走。来都酒店后,刚进来就赶紧到一阵尴尬,今天是星期五,酒店早晨都要开会,老板的眼神盯在我身上,那眼珠子来回打转,淡淡的对我说道:“王先生!是来住宿吃饭吗?”

我低着头,站在大门旁边,小声说道:“来上班。”

老板冷哼一声,对我说道:“勤奋的人,永远不会迟到!今天算你旷工一天,散会!”

所有员工像奴仆一下,弯腰低头对着老板喊道:“老板慢走!”

我也低头弯腰,跟着大伙一起喊道:“老板摔死你!”

我这一天班上的,别提心里有多难受了,被同事喊许多遍,才知道他是在喊我。我们楼层有一位姓安的大姐,负责保持楼层清洁。

她人平时很热心,见谁都面带笑容,看我在一旁发呆,就拍了我一下肩膀对我说道:“小王,想什么呢?哟,红棉衣挺漂亮的啊,才买的啊?”

“没想什么,衣服早买了。”我突然反应过来,猛的看了一眼身上的棉衣,嘴里大喊道:“明明是灰色的啊,怎么变成红色?为什么变成红色的了?”

安大姐被我奇怪的举动,吓了一跳,连忙走开了,嘴里还一直嘀咕着:“有病!”

很快这一天就混过去了,我觉得上班时间过的飞快,该回家时,心里确有点开始害怕,担心那女鬼会不会还在小区?

身上的红棉衣我也脱掉了,扔在了酒店垃圾桶里,看见那件红色棉衣,我心里就吓得直打哆嗦。浑身穿着一件很单薄的毛衣,徘徊在我家小区附近,想去网吧对付一夜,又想到了早晨时候,老板的态度。

寒冷的空气透过了,我身上单薄的毛衣,我两排牙齿被冻得发出咯咯的响声。

无奈之下,我只能朝着自己家楼道快速跑去,眼睛余光时不时还扫一眼那颗,红衣女孩上吊的松树,发现树上已经空无一人了,心里大喜说道:“没事了,没事了,她估计已经都被火化了!”

跑进自己家楼道后,我一口气冲到了三楼,快速摸着身上的钥匙,猛的一拍自己脑门骂道:“卧槽!钥匙在棉衣口袋里!”

正在这时我家房门“吱嘎”一身悄无声息的,打开了一条缝隙,我够着头看向房间里,心里骂道:“出门时,没锁门?怎么这么粗心!”

隔着房门我看见了眼前的一面“梳妆镜”身后多出一个人影,我仔细一看这人身穿红色衣服,猛的吸了一口凉气,但还是没躲过,她那冰冷的双手掐在我脖子上,楼道内传出熟悉一句话“死了!一了百了!”

“死了!一了百了!”我耳中传入最后的一句话,表示着我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本故事独家授权【恐怖故事网】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打开浏览器搜索【恐怖故事网】

(恐怖故事网:www.kb54.com
上一篇:回家吧
下一篇:冤鬼之逆天改命
恐怖分类
相关恐怖故事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