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北京pk10 pk10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10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 pk10开奖记录 www.chjszp.net北京pk10开奖直播 pk10开奖 北京赛车pk10直播 pk10开奖直播 北京赛车pk10开奖 北京pk拾 pk拾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拾 北京赛车pk拾开奖直播 pk拾开奖记录 北京pk拾开奖直播 pk拾开奖 北京赛车pk拾直播 pk拾开奖直播 北京赛车pk拾开奖

Baidu

一大波恐怖故事来袭!鬼故事短篇超吓人全网推荐:小故事大全
热门搜索:附身 不迟 活该 怨念 自作自受 照镜子 水库 不许 艳遇 谁是

灵异鬼故事

当前位置:恐怖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画尸

来源: 作者:Aquarius 发布时间:2015-04-20 17:10 浏览:
清明离开了K市优秀绘画作品展览大厅,坐着其新买的奥迪A6一路疾驰回到了其位于郊区的别墅。
别墅是典型的欧洲哥特式建筑风格,在漆黑的夜里,远远看去就像童话故事中森冷的古堡。清明忙活了一天,此时回到别墅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车子停在别墅外,清明打开车窗,最后狠狠的吸了一口手中的烟,烟头伴随着夜里的虫鸣在夜空中划落一个锐利的弧度,宛如白天在画展上那些八卦记者们锐利的目光。
清明嘴里发出一声不屑的嗤笑,摇晃着从驾驶座里走出来,反手狠狠的甩上车门,掏出兜里的钥匙向着别墅走去。
漆黑的别墅因为清明的到来而有了一丝光亮,但在这静寂的夜里却显得诡异与恐怖。
“啪”清明打开别墅大厅的电源开关,耀眼的吊灯驱散了黑夜,低沉的音乐自动响起,伴随音箱内抒情的节奏,迈着轻快的步伐,清明拿出了一支86年的红酒。
躺在松软宽敞的皮制沙发上,清明一边品尝着手中的红酒,一边回味着今天在画展上那些富商们的追捧,其他画家的献媚,还有市长的夸赞,一切都显得那么美好,完美。但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那些八卦记者们犀利的言辞让清明现在回想起来还恨得咬牙切齿。
什么暴发户,什么涉嫌抄袭,什么从此以后江郎才尽。。
清明当时恨不得当场给那些八卦记者们每人几个巴掌,但最终还是忍了下来,毕竟现在自己在绘画界俨然已经成为了一个有头有脸的人物。
等着吧!哼!清明仰头一口喝净了杯中的红酒,很快自己就会创作出新的作品,到时候所有的谣言和质疑都会不攻自破,自己日后必将成为绘画界的一名泰山北斗。
清明在冷笑中收回思绪,放下了手中酒杯,缓步踏着别墅楼梯向楼上走去,别墅分为三层,一层是会客厅,二层是清明的起居室,至于第三层,则是清明的工作室。
清明来到了别墅的第三层,100多平米的室内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人体石膏雕像,地上乱七八糟的摊放着一些颜料屑沫,偶尔可见石膏雕像间支架着几块画板,画板四周地板上均丢放着一个个被揉成团的画纸,很显然那些均是失败品。
清明快步来到了其中一块画板前,那个画板四周纸团之多,已经垒起了厚厚的一堆。清明猛的掀开了画板上的白布,映入眼帘的是一名仰躺着的女子,女子相貌本是极其清秀美丽,但其神色间却满是痛苦,绝望,挣扎,还有那么一丝对生命的渴求,刻画得极为传神!
清明深深的审视着画板上的女子,其上的每一笔每一划,无不是那么的准确到位,哪怕连一根发丝,一根睫毛,都是那么的自然完美。往往能画出一个人这么细致入微的情态,一般被画的之人必是画家深爱至极的恋人。
画板上的女子是清明深爱至极的恋人么?不,清明在意的,分明是画中女子神情间的痛苦与挣扎!
“不够。。。不够。。。不够。。。”审视许久,清明竟有些神经质的念叨起来,眉头紧蹙 “少了点什么。。。到底少了点什么?到底少了点什么!!!”清明从最初低声的念叨到最后竟变为大声吼叫起来,其面部表情更是随着情绪的起伏愈加狰狞起来。
嘶啦的一声,清明用力撕扯下了那副画有女子的画卷,狠狠的揉成一团,使劲砸落于地,成为了众多纸团中的一员。
清明双手抱头,痛苦的蹲坐在地上。夜,寂静无声,画室顶上的窗户斜斜射进一缕淡淡的月光,窗外传来断断续续的虫鸣,交杂着清明低声呢喃的话语,依然是那一句。“到底少了什么。。。”
清明今年27岁,高中时为了考上理想中的知名美术学院而留了2年的级,一共参加了3次高考才最终如愿以偿。本以为前途会一片光明,本以为自己的一生将会追寻着梦想一路走下去最终达至顶峰。但是现实总是残酷的,毕业后,没有背景,没有关系,没有富裕的家境,清明发现自己根本不可能成为他理想中那种受人敬仰的艺术家。难道自己终极一生只能做学校里一名普通的美术老师么?不,绝不!清明的灵魂每天都在现实的残酷与梦想的渺茫中挣扎与呐喊。
清明不死心的带上自己的作品,画廊找了一间又一间,希望有人能赏识自己,但最终,他失败了。那些画廊老板起初听说清明是名校毕业,本也是颇为客气的,但得知清明没有任何关系与背景之后,原本热情的脸立马冷了下来。虽然还是收下了清明的作品,但清明前脚刚出画廊,后脚便能在画廊后巷的垃圾堆中发现自己的作品。清明若是去理论,嘲讽,谩骂,这些都是轻的,有时甚至会招来殴打。
自从逆了父母的意不屑去做学校的美术老师,与家里闹翻之后清明便断了经济来源,后来的3年清明一直靠在街边为人现场作画为生,在多少寂寞的夜里,清明时常自嘲自己也算是一个街头艺术家了。
这样的生活,最好的结局本应是清明顺了家里的意思去找所好一点的学校去当个平凡的美术老师,在这个念头于清明脑中日益壮大时,发生了一件事,一件扭转了清明一生的事。
一年前,清明清楚的记得那天是6月8号,对!6月8号,正是明天。明天便整整一年了。
那天清明和往常一样起了个早,6点多钟便去市中心大桥上支起画板蹲守着,一般只有早上这个时间段和中午的11~12点,晚上的饭后这几个上下学,上下班,饭后或者是堵车高峰期,行人在路上停留的时间会比较多,清明往往10分钟便能画好一副人头像,而且一副画清明只收10块钱,这样一天下来清明还是能赚不少的。
清明在大桥上占好了地方。这时候路上行人还比较少,寥寥无几,清明打了个哈欠,支起了画板,调起了颜料。
哒哒哒,因为清晨实在是太安静了,远远便能听见一阵高跟鞋落地的声音,清明抬头一看,好一个靓丽的女子,手拿一把大红伞,一身白衣白裙,白色的高跟鞋衬托出其白嫩的皮肤。清明不禁多看了几眼。
白衣女子徐徐行近,可能是去上班吧,下了桥不远处有一个公交车站,清明没多想,继续低头调自己的颜料。
远远传来一阵轰鸣的引擎声使得清明蹙起了眉,透过白衣女子,清明远远望去,好家伙,是一辆路虎汽车,趁着早上没人踩足了油门在路上狂飙着,时而左右穿行,开出了S路线。清明摇了摇头,这些有钱人,低头继续调料。
引擎声掩盖了白衣女子的高跟鞋声,越来越近,那白衣女子在清明前方不远处停住了脚步,想必是因为那辆车开得过于霸道,其停了下来想等车先开过。
清明巴望着车快点开走,同时一边偷瞄女子那双精美的脚,不得不说清明是有一点恋足癖的。在清明又一个低头见,天啊!!!嘶。。。那种属于汽车急刹车的长长的尾音刺痛着清明的耳膜,清明双手捂着耳朵抬头的瞬间 “啊!。。。。。。”却见那白衣女子一声惨叫,被那辆路虎狠狠的撞飞了出去!!!白衣女子滚落下来,赫然停在清明跟前半米不到的地方。血。。。慢慢从那清秀女子的头上,白裙子里流了出来。。。红。。。猩红。。。
那司机下车喵了一眼,是个光头肥胖中年男子,一身酒气,但是现在酒也被吓醒了,面色苍白,慌慌张张的看了清明一眼转身上车以更快的速度逃离了现场。8**06 ! 清明记住了汽车尾号。
此时,血,已经染红了一大片马路,四周又回复了寂静,“救我。。。救我。。。”那白衣女子全身被鲜血染红,脑袋上留下的猩红的鲜血染红了她精致的脸。她就那么直直的看着清明,神色简满是乞求,痛苦,挣扎,渴望。清明惊呆了。他下意识的快速摸向自己腰间掏出电话。
清明一边死死盯着近在眼前的正渴望的看着自己的女子,双手颤抖的按下了3个数字键——120
但在就要按下拨号键的瞬间。清明脑中似划过了一道闪电,其忽然有了一种极端想要创作的灵感,他,犹豫了!
清明收起了手中的电话,像是着了魔般,飞快的展开画纸,调好了颜料,在与那女子绝望的对视中,飞快的画了起来。一笔,一笔,时间就那么慢慢的过去,倒在血泊中的女子呢喃声越来越弱,其眼中的神色从哀求,绝望,慢慢的,化为了一丝不甘。。。
20分钟过去了,清明依然与那女子对视着,奋笔疾画,他双目赤红,手心里,额头上,哪怕是背心都溢满了汗水,他觉得自己进入了一种玄而又玄的状态。
终于,画完成了,就差嘴唇上的那一点红,可是红色颜料用完了。怎么办?清明蹙起眉头,他觉得这将是自己最得意的一副作品,因为他在那画中,感到了一种灵魂!是近在眼前那女子的哀,那女子的怨!清明赤红着眼。
有了! 清明嘴角掀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笑,伸出其画笔,向前迈了一步,来到那女子身前,蹲了下来。
此时,那血泊中的女子依然死死的盯着自己,只是其眼中已逐渐没有了生机,在清明画笔触向其额头流出的鲜血的那一刻,彻底没了光彩。
画,完成了。
事后清明把画藏了起来,收拾好东西后拨打了120,警方把清明带回去问了一番话,清明鬼使神差的没有把匿事司机的车牌号说出来,并且和警方说他发现该女子时,该女子已经死亡!
因为那个路段刚好没有监控录像,而且清明的涉案嫌疑非常的小,所以很快警方便把清明给放了回去。清明回到破陋的出租房后,细想了事故的每一个细节,完全没有任何破绽,他彻底放下心来。只是让他略微有些奇怪的是,在他拨打电话后,警方赶来之前,原本那把被白衣女子握在手中的红色雨伞,是开着的!远远的和那女子猩红的鲜血呼应着。
当年的故事到这里便结束了,而之所以成为清明人生的转折点,正是其为白衣女子画的那幅画,后被其经过一些修饰处理后看不出鲜血的痕迹,大胆放心的拿到了一家画廊里,几乎交出了这些年自己所有的积蓄让那老板终于同意把他的画挂在画廊里帮清明出售。
清明对自己的画有一种极端到盲目的信心,在他身体里似乎有一股力量在怂恿着,在支撑着他倾尽所有去卖这幅画,因为冥冥中似乎有一只手在推动着他,在告诉他这幅画一定能卖出去,并且能彻底改变他的人生。
果不其然,在那幅画挂出去一个星期后,便有一个富商愿出50万的价格想要买下清明的那幅画,清明接到画廊老板那略带震惊以及态度明显好转的电话后,清明并没有把画卖出,而是让老板继续挂着出售。那画廊老板也是个懂得把握商机的人,他把清明的画摆在了画廊最显眼的位置,更是免费为清明大力宣传了一番。
清明安心的在他租下的破旧出租房里等着,一个个竞价争相通过画廊老板的电话传达了过来,80万,1百万,2百万,5百万,8百万。。。随着价格的抬高,画廊老板的语气从震惊转而为热情,关切,献媚,讨好。最终,在清明那从容的等待中,那幅画最终卖出了1千2百万的天价。
1千2百万,清明的天价作品卷起了K市艺术界,新闻界,娱乐界的一股轩然大波。上到K市市长,下到K市市民,无人不知清明这个无处不在的头条新闻,很长一段时间里清明都成为了比明星还要抢眼的人物。
(恐怖故事网:www.kb54.com
上一篇:多出来的孩子
下一篇:人肉雀
恐怖分类
相关恐怖故事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