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北京pk10 pk10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10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 pk10开奖记录 www.chjszp.net北京pk10开奖直播 pk10开奖 北京赛车pk10直播 pk10开奖直播 北京赛车pk10开奖 北京pk拾 pk拾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拾 北京赛车pk拾开奖直播 pk拾开奖记录 北京pk拾开奖直播 pk拾开奖 北京赛车pk拾直播 pk拾开奖直播 北京赛车pk拾开奖

Baidu

一大波恐怖故事来袭!鬼故事短篇超吓人全网推荐:小故事大全
热门搜索:附身 不迟 活该 怨念 自作自受 照镜子 水库 不许 艳遇 谁是

惊悚鬼故事

当前位置:恐怖故事 > 惊悚鬼故事 >

缝口的女人

来源: 作者:Tammy 发布时间:2015-02-16 11:14 浏览:

本故事绝对原创,虽不精彩,还望海涵。

文馨,是一个刚刚大学毕业的女学生,向往着大城市的快节奏。就这样,家里安排好的工作,她毅然决绝的放弃了,而是选择留在这个硕大的城市。

可是,她又怎么会想到,这一切就是她噩梦的开始... ...

离开了学校,她决定赶快租个房子落脚,毕竟宾馆的费用对于她来说,还是很奢侈的。

就这样,她跑了好多中介,每天看好多房子,最后在一个还比较新的小区找到了一间不错的主卧。虽说是跟别人一起合租,但是对于她来说这已经是最好的了。周围的环境还不错,来来往往年轻人比较多,楼下24小时便利店,非常方便。于是文馨赶快退了宾馆的房间收拾行李搬了进来,房间还算干净,采光很好,收拾好房间以后终于舒舒服服的躺在了自己的床上,并且告诉自己一切都会越来越好的。也许是太累了,不知不觉,她睡着了...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别打我!求求你了”一个女人哭泣的求饶的说到。

“为什么不知足!我对你那么好!给你买最好的!给你吃最好的!为什么还要背着我跟其他男人联络!你是不是要离开我!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你说!”只听一个男人咬牙切齿恶狠狠的喊道。

“别打我了,我真的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你相信我, 你相信我!!”女人依旧不停地求饶,已经泣不成声。

文馨被这吵架声惊醒,睁开眼,天已经黑了,只有外面的路灯还有月光照进了屋子。她小心翼翼的坐起来,生怕出了一点声音被外面人听见,她没敢开灯,蹭手蹭脚的走到了卧室的门口,把耳朵贴在了门上,想听个仔细。

可就在这时,吵闹声停止了。好静好静,静到文馨此时此刻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就连呼吸她都小心翼翼。也许只有那么1、2秒的时间,刚把耳朵贴在门上,她瞬间觉得自己贴在门上的脸和耳朵都麻木了。好冷,感觉自己把脸贴在了冰上一样。就在她更仔细想听的更清楚的时候,有一个女人的声音响在耳边“你都听见了吧。”

“啊!”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文馨不寒而栗。差点大叫出来,她赶快捂住了自己的嘴 把声音憋住了。

文馨马上回过头,什么都没有。定了定神,刚刚那个声音是从门外对自己说的。明明隔着一扇门,可是却那么近那么清晰。文馨怕极了,赶快打开了房门口灯的开关。她长吸了一口气,壮着胆子猛的打开了门。

空的。外面什么都没有,没有任何人任何东西。她转身拿起包打算下楼买吃的,走之前她没有关灯,甚至把外面能打开的灯,也全部都打开了。也许,这样她会觉得安全一些吧。

下了楼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再看看手表,已经是晚上8点半了。有刚到家的年轻人,还有抱着小孩儿的妇女,还有一些年龄大的老大爷老大妈,晚饭后出来遛弯。也许是此时此刻祥和的气氛,还有人气够旺的氛围,文馨把刚才的事情暂且丢到一边了。走进便利店买了一些日用品和很多吃的,估计她饿坏了。

拎着一大袋的东西文馨就往家走,可是刚走进单元门她停下了脚步。回想起刚刚经历的事情,她有些怕了。可是,也不能不回家啊。最终她还是上了楼,刚出电梯就看见家门外站着一个女人,穿着朴素,一直在敲门。文馨走上前刚要问,可那个女人立刻把脸侧到了另一边。打量一下,文馨发现这个陌生女人全身脏兮兮的,头发也稍显凌乱,于是关切的问道,“您好,您找谁啊?”说着文馨看到了那个女人敲门的手,她的无名指,是断的。女人没有回答,转身离开了。

文馨感到奇怪,但也没多想,掏出钥匙打开门。开门后,见有一个男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翻阅着手机,见文馨进门站起身热情的打起了招呼。原来这个男人叫大伟是合租的另一户租客。既然住在一起文馨越发感觉亲切,之前的恐惧和害怕也瞬间丢到了九霄云外。她拿出刚才买的食物便坐下一起吃了起来,话语间文馨听了出来,原来面前这个男人早之前就住在这儿了。

说罢时间过得很快,两人吃完收拾收拾,就都回了各自的房间。文馨想到家里还有人跟自己同住心里踏实多了,换了睡衣打算洗个热水澡就睡觉。可谁知道她来到浴室门口,门锁了里面有人,刚要转身回房只见大伟从房间出来。

“还没睡啊?”大伟问道

“我想洗个澡再睡,可是...刚才我以为你在里面”笑着说道。

“恩?我没有啊,我刚才一直在房里”大伟说。

“不对啊,我刚才听见里面有人在洗澡,门也是锁着的”文馨边说边去拉门,只见门一拉,就开了。里面没人,门也没锁。

“奇怪,怎么会这样”文馨摸不着头脑

“我睡了,你也早点休息啊”说完,大伟关上了门。

文馨走进浴室,四处打量着,心里一直犯着嘀咕。“刚刚明明有人的,怎么回事。不想了还是先洗个澡舒服一下吧。”放上水,文馨便去手池边卸妆,可洗完抬头文馨看见镜子里的根本不是自己,是一个头发蓬乱满脸是血的女人,文馨感觉自己已经不能动了,手脚不听使唤僵在镜子前,她只能恐惧的盯着镜子里的那个“自己”,镜子里的那个女人的眼睛瞪得大大的而且布满了血丝,她的嘴唇被线缝上了,顺着针眼还有线间鲜血不停的流着,而且嘴里好像还含着什么东西。皮肤就像发了霉的墙壁一样,霉点斑驳在脸上,甚至有的皮肉已经腐烂的掉了下来,荡在半空。那个女人伸出手臂向文馨抓去,说是抓,但更像是在求救。看着着实让人作呕,文馨吓坏了,大叫一声,往后连退几步直到墙角。在一眨眼,镜子里那个女人不见了,剩下的只有自己。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她不知道自己愣了多久,浴缸里流水的声音打断了思绪,她回过神来已经没有想在洗澡的欲望了,想放掉水赶快回房间去。谁知道她拉开浴帘,看见刚才那个女人瞪着双眼躺在浴缸里,鲜血染红了满池的水。文馨抓狂一样的大叫着,她害怕极了,视觉的恐惧已经完全占据了她的大脑,文馨一边狂叫一边不停的后退,她害怕,捂着自己的脸甚至害怕到撕扯自己的头发,浴缸里的那个女人想说什么,但是嘴被缝住了,只能“唔唔”的乱叫,她在水里挣扎着,就像有人按着她根本无法起来,女鬼用力的张开嘴巴。缝在嘴上的线被崩开,嘴唇血肉模糊,被线缝过的嘴唇变成一条条的耷拉在嘴上,甚至有的肉块还掉在嘴边,女鬼还从嘴里吐出半截手指头喊道“救我!救我!”。文馨捂住耳朵闭上眼睛,不管女鬼说什么她只大声的尖叫着。不一会儿大伟急忙开门进来。

“怎么了?怎么了?”大伟蹲下身问道。

“鬼!鬼!有鬼!这儿有鬼!啊~~~~~”文馨像失去了心智一样疯狂的叫喊。不顾大伟起身跑回了自己的房间,任凭大伟怎么敲门,她都不肯开门,

“你都看见了”又是那个声音,冰冷,空洞。

“啊!我什么都没听见,我什么都没看见!走!走!走开!”文馨发狂似的叫喊道。她蜷缩在床的角落,大大的眼睛更是瞪得圆圆的,不停的环顾着自己的四周,更是怕自己的房门会突然打开,就这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睡着了。当她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阳光温暖的洒落进整个房间,她揉揉眼睛,看了看周围,蹭手蹭脚的换上衣服小心翼翼的打开了门。很安静,大伟的房间是关着的,估计是出去了或者还没有起床,文馨抓起手包跑出了门。

坐在楼下的花坛,她呆了,回想着昨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幕幕,她害怕,即使是白天全身还在瑟瑟发抖。她在想今天到底还要不要回家,到底该怎么办。这时她看见带她看房子的中介又带着新租客来看房子,她跑上前去一把拉住那个中介想要问个究竟。可谁知那个中介根本不理她,她也抓不到他。突然,她觉得自己就好像是空气一样。她再上前跟人说话,没有人回答她。她就像透明人一样被来往的人穿梭在自己的身体间。只有路过的小狗会对着自己不停的叫。

不行,文馨决定搞清楚一个箭步就冲进了单元楼,来到自家门口。

又是昨天晚上那个女人,她站在门口敲门,还是昨天的打扮。文馨马上跑上前去一把抓住那个女人的肩膀扭过来,她看见... ...她一生难忘的那张脸,这个女人就是昨晚出现在浴室里的那个女人,文馨看到她缺少无名指的右手,明白了,原来她嘴里含的,竟是自己的手指头。

文馨愣住了,她似乎已经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话,该做什么动作,只是那么呆呆的站在那。只见女鬼一把拉住文馨穿过门去,直奔到大伟的房间。居然有一个大冰柜。那女鬼打开冰柜,掉下眼泪。文馨被眼前的画面惊呆了,只见那女人被大伟冻在冰柜里。在回身,那女鬼已经不见了。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别打我!求求你了”一个女人哭泣的求饶的说到。

... ...

文馨在睡梦中被吵闹声吵醒。

怎么,刚才,难道是梦?可是,怎么?

文馨又一次悄悄的走到门前,把耳朵贴在了门上仔细地听,只听门的另一边,传来一个声音“你都听见了”

不!太可怕了。文馨迅速打开了灯,报了警。警察来了以后撞开大伟的房门,里面真的有一个冰柜。

原来死了的女人叫小洁,她是大伟的妻子。大伟太爱他的妻子,在意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哪怕妻子跟陌生人异性说一句话,或者打电话都会搞得大伟十分的紧张。为了不让妻子跟外界男子接触,甚至大伟自作主张辞去了小洁的工作。单位的领导很担心自己的下属,于是给小洁打电话。谁知被大伟知道了,大伟像疯了一样打小洁,一边打着一边喊“为什么不知足!我对你那么好!给你买最好的!给你吃最好的!为什么还要背着我跟其他男人联络!你是不是要离开我!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你说!”最后,他完全丧失了理智杀了自己的妻子,妻子死后他还变态似的割掉了妻子带着婚戒的无名指,塞进了小洁的嘴里,还缝了起来,让小洁记住,她永远是自己的。大伟太爱小洁了,于是就买了一个冰柜,将妻子冻在了冰柜里。他说,这样小洁就再也不会离开自己了。再也不会忘记自己是个有夫之妇,再也不会跟其他男人说话了... ...

(恐怖故事网:www.kb54.com
上一篇:墓边的鲜花采不得
下一篇:我身如衣
恐怖分类
相关恐怖故事
网友评论